石景山水磨拉丝家庭式

聖祖成魔!
  若是這消息傳到五行族內,絕對會掀起狂瀾的。
  上海估計,炎炫成魔肯定與他昔年失踪有很大的關係,可能發生了一些特殊的事,不然不會無緣無故成魔。
  “這是何處?”渾厚而充滿威嚴的聲音傳來。
  上海一怔,旋即感覺到了什麼,試探性的問道:“你難道已經忘了這裡是何處?”
  “我不記得了,你又是誰?”九天玄魔迷惑的看著上海。
  “你真想不起來了?”
  “想?我好像沉睡了很久很久,好像發生了很多事,奇怪,我怎麼記不起來了?讓我好好想一想……”九天玄魔沒有再說下去,似乎是在開始回憶事情了。
  嗯?
  上海眉頭緊皺,他感覺到九天玄魔不同了,似乎變了一個人一樣,這種變化不是表面上的,而是從氣質和內裡的改變,與原先暴虐而狂躁的九天玄魔完全不同。
  難道九天玄魔擁有著兩種不同的性格?
  上海摸了摸下巴,不過暫時還不大肯定,因為九天玄魔太過狡詐了,很難看得出是不是對方在裝的。
  “那你該記得你是誰吧?”
  “我姓炎,單名一個炫字,沒錯,我就叫做炎炫。”九天玄魔開始語氣有些遲疑,後面變得肯定起來。
  “炎炫,你是五行族的人?”上海故意問道。
  “嗯,我是五行族火族分支的。咦?這位大哥,原來你也是五行族木族的。哈哈……五行族本是一家,那我們能在此相見,還真是有緣啊。”炎炫爽朗的笑了起來。
  大哥……
  上海臉頰禁不住抽搐了幾下,現在他可以肯定,眼前這位絕不是九天玄魔,若真是的話,絕對不會喊自己大哥的,被一位活了五千多年的老怪物喊大哥,實在太怪異了,而且對方還是火聖祖。
  難道九天玄魔的意識出現混亂了?
  自稱炎炫,這是九天玄魔未成魔之前的名字,也是最後一代火族聖祖。或許,眼前並非是九天玄魔故意裝出來的,很有可能是原本潛在的意識,應該是了,九天玄魔未成魔之前,可是火族的聖祖。
  “不知道大哥姓名?”
  “在下姓林,單名一個昊字,乃是五行族的木族人。”
  “原來是林大哥,幸會,幸會,敢問大哥,這裡是何處?”炎炫的聲音雖醇厚,但語氣卻像是十三四歲的孩子一樣,充滿了雀躍和活力,對什麼都頗為好奇的模樣。
  “你不知道?”
  “不知道,好像感覺忘記了很多事。我記得剛剛在聖殿用聖液洗練,說來慚愧,我好像是因為承受不住聖液洗練,昏過去了,這裡不是聖殿,難道是我表現太差,被趕出去了?真的被趕出去了?嗚嗚……”炎炫說到後面,聲音竟哽咽了起來,還伴隨著抽泣聲。
  忘記很多事……
  只記得在聖殿用聖液洗練……
  上海狠狠的抽了一口冷氣,他這次才徹底明白了,九天玄魔和炎炫是兩個意識,一個屬於魔的意識,一個是屬於原本聖祖的意識,只是因為成魔後,魔的意識佔據了首位。
  而在之前,上海的一再逼問,無意令九天玄魔踏入問心的過程,屢次問心之下,將封閉的本心覺醒了,也就是原本的聖祖意識恢復過來,不知是封閉過久還是怎麼回事,火聖祖炎炫的記憶缺失了大半,僅存著一小部分記憶。
  這一部分記憶的最後,恰巧是炎炫剛經歷過聖煉,正在聖殿洗練的過程,根據最後一代火聖祖的輝煌歷史推斷,昔年火聖祖參加聖煉的時候,年紀僅有十歲而已。
  也就是說,現在的炎炫無論是心智還是記憶,都停留在十歲那個階段,以他這個年齡,參加聖煉已經算是極為罕見的了,要知道參加聖煉的無一不是十五六歲以上的。
  “難怪他會喊我為大哥……”上海釋然了。
  “林大哥,我真的被趕出聖殿了嗎?”炎炫哽咽的問道。
  “沒有!你沒有被趕出去,只是因為你吸納聖液出了一點問題,所以長老們讓你在這裡面先滋養一下而已。”上海趕緊編了個理由哄他。
  “真的?”
  “當然!”
  “那什麼時候可以放我出去?”
  “估計還要等一段時間吧。”
  上海感到有些頭大,如果對方是九天玄魔的話,根本就無需理會,可是現在卻是火聖祖幼年時期,放?若是放出來,對方恢復九天玄魔的身份?不放?理由遲早會被戳穿。
  “一段時間是多久?”
  “可能是幾天吧……”
  “幾天麼?好吧,那我就在這裡面好好滋養一下。”炎炫點了點頭。
  “對了,你知道九天玄魔麼?”
  “九天玄魔是誰?咦?這個名字真好聽,也很霸氣,九天,九天,那不是代表著要衝擊九天之勢?我喜歡這個名字,好,以後如果我能改名,我就叫做炎九天。”炎炫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  炎九天……
  上海啞然了,他記得炎炫的另一個身份是九天器師,該不會這個小子的因為自己一句話影響,以後自稱為九天器師的吧?不對,最後一代火聖祖乃是五千多年前的人了,就算自己影響,也不會影響到哪去。
  “你先在這裡待著,我還有事先出去一趟。”
  “好的,林大哥再見。”
  “嗯!”
  上海收回了心神,神色頗為詭異,沒想到這一次與九天玄魔接觸,竟會令火聖祖的本體意識覺醒。
  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呢?
  上海不由感到一陣頭大,如果對方是九天玄魔就容易了,繼續封著,可是如今九天玄魔的意識已經潛伏了,只有炎炫而已,不然就不要再進去了,等以後擁有足以與九天玄魔抗衡的實力,再想辦法處理。
  陡然!
  識海傳來一陣異動,上海心頭一跳,迅速將心神沉入裡面,才發現原來主僕印記亮了。
  “血殺?”
  “是我,主人……”血殺虛弱的聲音傳來。
  “你現在處於何處?”上海趕緊問道。
  “在您的識海中,我正被主魂吞噬,一旦吞噬完畢,主魂就會徹底復甦,而且會恢復昔年巔峰的實力,而且它還會吸納走原本意識的所有能力和記憶……”
  “火聖祖的能力和記憶?”
  “沒錯,一旦被它徹底吸納,五行聖印將無法禁錮它……”血殺說道。
  “無法禁錮……”上海臉色一變。
  “不過主人你喚醒了本體的意識,雖然這個意識還很弱,但卻是本體原本擁有的,正因為本體甦醒,我才能破除封禁與你交流,主人,現在有一個辦法能夠避免主魂徹底復甦。”
  “什麼辦法?”
  “利用主僕印記,我乃是副魂之一,相當於主魂的一部分,我們已有主僕印記。現在我侵入本體意識,將我的魂魄力量融入本體之中,轉嫁這份主僕印記,但是因為我只是副魂,無法執掌本體意識,但是印記會隱藏在本體身上,在本體意識沒有受到九天玄魔影響的時候,主僕印記不會有任何效果,只有在九天玄魔侵占之時,才會受到你所控。”
  “你的意思是,主僕印記效果會喪失大半,但是我卻可以間接影響炎炫是吧?”上海沉聲問道。
  “對!”
  “那你呢?”
  “主人無需擔心我,我本是主魂的一部分,等到主人你擁有足夠的實力的時候,再將九天玄魔從炎炫身上抽出,而屆時我就可以重新恢復過來了,並且可以吞噬主魂,從而獲得最高支配。”
  上海沒有吭聲,而是思索著血殺提出的解決辦法,這個辦法確實不錯。雖然失去了主僕印記的強大效果,但卻在關鍵時刻壓制九天玄魔甦醒,只要九天玄魔不甦醒過來,炎炫就好處理了。
  而且,他也沒其餘選擇了。
  若是九天玄魔將血殺吞噬後,再來吞噬炎炫的話,一旦恢復全盛時期的實力,那就是神道境界的大人物了,這般人物可不是上海如今能夠對付得了的。
  “好!就這麼辦吧。”
  “嗯!主人,我開始了。”
  話音一落,上海感到主僕印記正在一點點的抽離出來,當然那是僕從印記,並朝著識海中的五行聖印移去。
  雖然無需上海插手,但他還是沉入了心神。
  “林大哥,你回來了?”
  炎炫興奮的聲音傳來,畢竟是小孩子心性,待在一個地方久了,始終不大自在。
  “嗯!剛剛我問過長老了,說你滋養不夠,讓我前來幫你一把,如果處理得好,很快你就能出去了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“當然!”上海點了點頭。
  “太好了。”炎炫激動的說道:“那快開始吧,我都等不及了。”
  “等下可能會有些不適,你不要抵抗,知道嗎?”
  “知道了。”
  “血殺,可以了。”上海嘆了一口氣,雖然不願騙炎炫,但必須得這麼做,不然九天玄魔一旦恢復全部實力,不僅自己會沒有活路,整個五行族也會因此而遭受滅族之難。
  “知道了,主人……”血殺吸納了僕從印記,然後落入到了本體意識所在之處。
  上海也插不上手,只能靜靜等待著。
  雖然血殺的辦法可行性不低,但也會有失敗的可能性,若是沒能成功的話,說不定會覆滅炎炫的意識,令九天玄魔重新復蘇過來,並讓其實力在短期內恢復到巔峰程度。
  “這是什麼?林大哥……”炎炫恐懼的聲音傳來。
  “沒什麼,你堅持住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“嗯!”
  上海咬了咬牙。
  “啊……好痛……林大哥……救我。”
  “桀桀!小子,你想收服主體來抗衡本魔,你太嫩了。本體與本魔乃是同根而生,區區一個副魂,還敢撒野,簡直就是做夢。”九天玄魔的聲音在五行聖印傳出。
  原本靜止的五行聖印,轟隆顫動了起來,上海感覺到,僕從印記正在逐漸削弱,除此之外,九天玄魔的氣勢在不斷增強,心中頓時一沉,他意識到方才血殺出手的時候露出了漏洞,被九天玄魔給利用了。
  五行聖印的晃動越來越強烈。
  “桀桀……小子,太謝謝你了,若不是你,本魔還需要百年時間才能吸納完主體和副魂。”九天玄魔狂笑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