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PX

“那小傳承如何獲得?”上海繼續問道。
  大傳承他是暫時不奢求了,必須得達到聖主層次才能有資格繼承,難怪五行族跨越了兩個時代都沒人獲得聖宗的真正傳承,原來不是五行族不想獲得,而是要求太高了。
  “你已經身俱五行聖印,乃是大傳承的候選者,無法再修煉任何小傳承。”祖靈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  “無法修煉小傳承……”
  上海心口一堵,這幾乎等於是堵死了自己的路啊,原本他還打算得不到大傳承,從祖靈這裡弄點小傳承也好,雖然無法傳承給五行族之人,但自己多修煉幾樣,說不定關鍵時刻能派上用場。
  金殿之主的銳金法界,上海可是頗為心動,其餘的小傳承可能也不會差到哪去。
  沒想到,結果會是這樣。
  具有五行聖印者,竟然無法修煉小傳承,只能修煉大傳承,可大傳承需要聖主層次的實力。
  坑啊!
  上海暗罵了一聲,看來大小傳承都沒機會獲得了,既然如此,就乾脆就先把心中的一些疑惑解開吧。
  “你應該知道聖宗是如何覆滅的吧?”
  “知道!聖宗覆滅,是因為一個……”
  祖靈說到這裡,面無表情的臉忽然晃動了起來,而整片碧色汪洋正在徐徐朝後退去。
  “你怎麼了?”上海驚訝道。
  “不要進入聖宗深處,那是一片無悔之地,不要踏入,千萬不要踏入……”祖靈的最後一道聲音。
  “不要踏入深處?無悔之地?”
  上海頗為費解,同時喊道:“你先把話說完啊,是因為一個什麼?話說到一半,你就跑了,這不是存心吊人胃口麼?”
  可是!
  回答他的卻是空蕩蕩的四周,再也沒有祖靈的聲音了。
  碧色汪洋消逝後,上海沸騰的血液恢復了正常,而在他的視野中,那一塊懸浮的神晶中,那一絲璀璨已消逝,顯然是已經耗盡了。
  “聖宗覆滅,是因為一個?難道是蓋世之物?還是什麼東西?”上海心中疑惑重重,偏偏又無法解答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得知聖宗覆滅真相者,結果才剛開口,就沒了下文了。
  上海之所以想知道聖宗覆滅的真相,一來是解開心中困惑已久的謎題,二來是打算藉此來找出五行族一些存在的歷史因由,例如聖山,還有那封禁了上千絕世凶魔的封魔之地,還有妖魔戰場。
  這三處地方,已久存在很久了,雖然沒人知道它們是何時就存在的,但上海卻能感覺到,這三處地方與五行族,甚至聖宗有著很大的關係,解開了聖宗覆滅因由,就有可能解開這三處特殊之地的秘密。
  聖宗除去本身傳承外,上海估計還留下了一些東西,五行聖印可能是一部分,而祖城應該是另一部分,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,可是卻沒有人能幫他解答這些問題。
  忽然!
  上海想到了一個傢伙。
  “不知道九天玄魔現在情況如何了……”
  上海沉思了片刻,決定去與這個瘋子交涉一下,雖然他不是很願意,但這傢伙位於自己的識海內,縱使有五行聖印壓制,可誰也保不准九天玄魔什麼時候會跑出來。
  封印之地都沒能將這傢伙給徹底封死,五行聖印雖困得了此魔一時,也難以困上一世。
  “先與他交涉一下,看看情況如何。”上海心念一動,心神已經投入識海中了。
  五行聖印依舊懸浮在識海中,外形古樸自然,沒有絲毫大道氣息,就像是普通之物,但它卻屹立於識海之上,廣闊的識海完全被它給鎮在了下方,可見這五行聖印的強勢。
  還好,五行聖印鎮壓歸鎮壓,並未影響靈識的使用。
  “九天玄魔!”上海喊了一聲。
  “桀桀!是不是想通了?”
  九天玄魔的聲音低沉而森冷,“小傢伙,識相就將本魔放出去,聖印的秘密和五行族的真正奧秘所在,除了本魔外,這世間已經無人知曉這些秘密所在了,就算知道的,也早就死得乾乾淨淨。”
  “我確實想知道,不過你似乎弄錯了,你是被禁錮者,而不是我。”上海淡漠的說道。
  “哼!若不是你小子運氣好,匯集五族願力,凝聚五行聖印,你以為單憑你的實力能夠鎮壓得住本魔?別說你一個,縱使來十個,也一樣要殞落在本魔的手上。”九天玄魔冷哼道。
  “我不想跟你做這些無謂之爭,既然你不願意好好的談,那我就出去了,至於下次何時會來,我也說不准,也許是幾年後,可能是幾十年甚至百年之後。”上海徐徐說道。
  九天玄魔沉默了片刻,才開口說道:“你想知道什麼?或者你需要什麼樣的條件,才能放本魔離開?”
  “放你離開是不可能的。”
  “桀桀!那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?”九天玄魔冷笑道。
  “好吧,沒得談,那我們就不談了。”
  上海早已料到這九天玄魔難對付,所以也沒想過能一次擺平,這一次他只是試探而已,顯然九天玄魔沒辦法離開五行聖印,這讓他稍微安心了不少,既然話不投機,那就沒必要多說下去了。
  “等等!”
  “你想說什麼?”
  “你現在在聖宗遺跡內?”九天玄魔聲音變得古怪起來。
  “嗯?你怎麼知道?”
  “你身上有祖靈尚未消散的氣息,本魔能夠察覺得到,快告訴本魔,你剛問了祖靈什麼?”
  九天玄魔聲音極為激動,身體不斷的撞擊著五行聖印,同時自言自語道:“難道你獲得了聖宗傳承?不會的,真正的傳承你拿不到的,只有小傳承,你或許能夠得到一些。”
  “你怎麼會知道這些?”上海愕然道。
  “我怎麼會知道?”
  九天玄魔彷彿愣住了一樣,呆呆的問自己,“奇怪,本魔怎麼會知道這些?不對,不對……本魔不應該知道,不,應該知道,因為本魔就是他,不是他,他是他,本魔是本魔……”
  是他?
  上海感到九天玄魔本身似乎藏著秘密,不然怎麼會一會兒哭哭笑笑,一會兒發瘋的喊叫,更讓他疑惑和震驚的是,九天玄魔竟然知道祖靈的存在,還有聖宗的傳承。
  要知道!
  祖靈可是聖宗歷代先祖的意志,上海能夠接觸,是因為他本身就是五行族人,擁有傳承的血脈,而五行殿除去歷代殿主能夠踏入外,其餘人是無法進裡面的,縱使就算有過,也是五行族的人。
  而祖靈所處的是聖宗遺跡中,若要見到它,就得先進入這裡。
  莫非!
  九天玄魔原本是五行族的人?
  念頭剛起,上海頓時一震,他很不願相信,但越想越有這個可能,因為九天玄魔對五行族太熟悉了,甚至連聖殿殿主都未必知曉之事,此魔都清楚,如果真是如此,為何九天玄魔要滅掉整個五行族呢?難道是因為五行族昔年對他不利,以至於此人痛恨五行族?
  “你是五行族人?”上海問道。
  正在咆哮的九天玄魔突然安靜了下來,由於被禁錮在裡面,無法看清此魔的神色如何。
  “桀桀!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九天玄魔冷笑道。
  果然!
  上海瞳孔驀地一縮。
  九天玄魔確實是五行族人,而且在五行族的身份還不低,而且很可能是位高權重的人物。
  “既然你身為五行族人,為何要滅殺自己族人?”上海沒有直接詢問九天玄魔是誰,而是換了個問法。
  “本魔喜歡。”
  “就因為一時喜好?而不是其他?”
  “你到底想問什麼?”九天玄魔的語氣變得有些暴躁起來。
  “就是這個問題啊,你滅殺自己的族人,真的只是因為自己的喜好?”
  “當然!換個問題吧。”
  “好吧,換個問題,你身為五行族人,滅殺自己的後人,難道一點愧疚都沒有嗎?”
  “夠了!”九天玄魔徹底狂亂了,不斷衝撞著五行族印。
  “很有可能,被你殺掉的五行族人中,就有你的後代在裡面,雖然你已成魔,但你真的一點都不愧疚?”
  “給我閉嘴……”九天玄魔爆發出巨大的怒吼。
  “閉嘴?為什麼要閉嘴?”
  上海感覺到,九天玄魔的語氣出現變化了,之前是本魔,現在卻是以“我”來代稱,很顯然,逼問有了效果。
  “閉嘴……”
  “還有一個問題,你原本身份到底是誰?”上海這才將自己的問題提了出來。
  “告訴你又如何,記住,我叫炎炫,乃是五行族的火聖祖。”九天玄魔尖銳的聲音變得渾厚起來,彷彿瞬間變了一個人似的,就連語氣也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此刻充滿了無上的威嚴。
  “炎炫……五行族的火聖祖……”上海徹底被震住了。
  這個名字和稱號,他並不陌生,因為五行族內始終流傳著關於最後一代火聖祖的傳聞,雖然相隔了五千年,但是聖祖的傳聞卻經久不衰,始終在五行族中傳播者。
  炎炫!
  五千多年前最後一代火聖祖,這是一個頗富有傳奇和悲劇色彩的人,據說此人一生波折,經歷數次人生的大起大落,喪子喪親,幾乎所有與之有關之人都因意外而死。
  不過!這位火聖祖卻是挺了過來,並不斷的加強自身,直至達到大人物層次,成為新一代的火聖祖。
  當然!
  流傳的事蹟大多數都是火聖祖的一些年輕時候之事,至於成為聖祖後,卻是極少出世,常年在聖殿中閉關,不過有了聖祖存在,五行族的發展卻是呈現欣欣向榮之態。
  可是!
  好景不長,炎炫成為火聖祖還不到五年的時間,人就失踪了,沒人知道他去了何處,也不知道他如何消失的,總之他的離去,卻是令五行族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恐慌。
  上海萬萬沒想到,消失了五千年之久,或許早已埋屍成骨的最後一代火聖祖,竟還活著,並且還成為了九天玄魔,這個轉變實在太驚人了,若不是九天玄魔親口所說,他絕不會相信。
  最後一代火聖祖,為何會變成九天玄魔呢?消失的那一段時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