虹口哪里有水磨

源邊城六萬里處,虛空微微裂開,一道人影穿梭而出,身形微微一陣趔趄,差點一頭墜下,一縷鮮血從銀髮男子嘴角滑落而下,捂了捂胸膛,強壓住傷勢,繼續朝前飛掠。
  陡然!
  三股天道氣息從各個方向湧來,直指人影所在之處,三位天道境的高人臨空而現。
  “冷一航,你還往哪跑?”
  “你殺了我們天劍派諸多天道境高人,如今已身負重傷,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。”
  “你已無路可逃了。”
  冷一航淡漠的看著三人,目光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。
  “你這是什麼眼神?”
  “你找死!”
  當即,三股大道湧現,震得千里地域連連晃動。
  咻……
  冷一航消失了,百里區域頓時被凍結。
  三位天道境的高人只見到一道冷芒浮現,然後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。
  呲……
  冷芒從三位天道境高人的胸膛穿透而過,三人雙目一睜,難以置信的看著被刺穿的心臟,眼神中滿是驚愕和不甘,這一劍非常快,快得三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過來。
  這到底是什麼秘法?
  連天道境的高人,都無法感受到這秘法施展的威力,只有在被刺中的瞬間,才能察覺到這秘法的可怕之處。
  出現在後方的冷一航面色沉冷,神情沒有絲毫變化,因為他已經習慣了,死在他手上的天道境高人,已經不知有多少了。
  噗……
  一大口血噴了出來,冷一航的心臟處出現了一絲裂痕,他迅速吞服了一株七品療傷靈藥,調息片刻後,才將傷勢壓制住。
  “這劍之聖主的劍之秘法太過強橫了,傷人之餘,還會傷己……起碼得達到天道巔峰,才能將此劍之秘法的奧義之威發揮出來,不知我還能否活到突破到天道巔峰的時候……”冷一航暗自苦笑。
  昔年,在妖魔戰場之中,冷一航是除了上海之外,收穫最大的一位,他感悟到了劍之聖主遺留下來的劍之秘法,並在後面洞悉了此法些許奧妙,將之修煉成功。
  此法乃是劍之聖主年輕時所創,此劍之秘法經過無數年的淬煉後,已經不弱於神術了,而且還是極致的攻殺之法,在修成之後,冷一航以靈聖巔峰的實力,連連斬殺了不少天道巔峰的高人。
  不過!
  此劍之秘法強大之餘,還有著很強的副作用,那就是境界越低,施展出來,縱使能夠越境界斬殺對手,但也會給自己帶來難以修復的創傷,冷一航身上的傷,就是因此而來的。
  “我的傷勢越來越重了,不能再繼續逗留下去,必須得盡快趕回去才行……”冷一航想起了什麼,雙目透出一絲希翼和溫馨,嘴角禁不住掠起了一抹幸福的弧度。
  接連飛掠,繞過了數十座山頭後,冷一航用靈識掃視了一眼四周,確定沒有任何人追踪後,才緩緩落了下來,開啟了一座隱蔽陣法,踏入其中,裡面赫然是一個山洞。
  不過這個山洞已經被整理過了,簡潔無比,裡面還有不少移栽來的花草,開得甚是嬌豔,淡淡的芬芳在山洞中繚繞,踏入者無不感到一陣心神愉悅,而在洞口處,還擺放著一些裁剪的獸皮,刀口整齊,縫製精緻。
  走入這個山洞的瞬間,冷一航緊繃的神色微微鬆弛了下來,冷酷的面容上多了一抹溫柔的微笑。
  “你回來了?”
  洞內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,聲調有些糯糯的,聽起來頗為舒服,緊接著一陣響動,只見一名身著藍色紗衣的女子走了出來,此女模樣倒是美貌,而且五官平和,宛若溫玉似的。
  任何人一見之下,都不會覺得這女子很漂亮,可是多看幾眼後,會越看越加順眼,女子的臉色泛白,像是大病初癒之人,生息時強時弱,彷彿隨時都可能會倒下一樣。
  這時!
  女子一陣暈眩,嬌軀微微晃了幾下。
  “宮主!你怎麼起來了?快快回去躺下。”冷一航慌忙上前,扶住了女子的手臂。
  “不是讓你不要喊我宮主?直接喊我名字麼?”女子說道。
  “玥馨……”冷一航乾澀的喊了一聲,但是聲音卻充滿了一絲甜蜜和激動。
  “你傷勢又重了……”
  冷月宮主有些心疼道:“別外出了,只要在這裡多待一段時間,好好調養,我們二人的傷勢都會恢復的,只是遲一些罷了。”
  “沒事,一點小傷,不礙事的。”
  冷一航笑了笑,道:“我剛獲取了一些靈丹,你趕快服用,然後好好躺著歇息片刻,今日我也休息一下,明日我再外出一趟,只要找到頂級靈丹,就能讓你傷勢完全恢復了。”
  “那你……”
  “不用說了,你乃是冷月宮主,肩負著復興冷月宮的重任,難道你想讓傳承了三千年的冷月宮就此斷絕?快服用吧,養好你的傷勢,我們一切重頭開始,興復冷月宮。”冷一航安慰道。
  冷月宮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深深的情愫,一閃而過,沒再說什麼,微微頷首,將遞來的靈丹吞服了下去。
  轟……
  山洞劇烈晃動起來,整座山脈在不斷顫動,赫然是有人在對整座山脈出手,能夠發出這般恐怖動靜者,絕非是天道境的高人。
  磅礴的威壓,瞬息覆蓋了近萬里大地。
  大人物……
  冷一航和冷月宮主二人臉色頓時變了。
  “肯定是天劍派的大人物來了,趁他還未發現,我們盡快離開此地。”冷一航面露凝重,拉住冷月宮主,朝著山洞深處掠去,就在動身之際,整個山洞頓時破開了。
  隱蔽陣法當場被破碎。
  冷一航帶著冷月宮主,已來到了小型傳送陣處,這是當初他設立的,為的就是防止出現這等意外,如今正好用上了。
  這時!
  大人物的靈識灑落而下,如水銀瀉地,無孔不入,很快就察覺到了二人,磅礴的威壓襲下。
  “起!”冷一航一手威能拍在傳送陣中。
  只見!
  傳送陣緩緩亮了起來。
  與此同時,磅礴的威壓已經降臨,這等威壓是何等恐怖,縱使只是觸及的剎那,冷一航都被震得七竅出血,而身後的冷月宮主俏顏泛白,強弱不定的生息漸漸的弱了下來。
  冷一航看得心如絞割,雙目迅速一閉,然後再睜開,眼瞳中浮現出了晦澀深奧的冷芒。
  咻……
  冷芒穿透了威壓,朝著虛空中的大人物射去。
  位於上方的大人物微微一驚,因為這一道快得驚人的冷芒竟穿透了他的威壓,雖然無法傷到他,但卻是頗為震驚的了,畢竟下方的一男一女,男的不過靈聖巔峰實力而已,女的雖是天道中境,但氣息不穩,早已廢了。
  “靈聖巔峰就擁有這般至強的秘法……”大人物開口道:“將秘法交出,本尊給你們留條命。”朗朗聲音,傳遍了整片虛空,無上的威嚴,令人不敢質疑他的話。
  “做夢……”冷一航哼了一聲。
  此刻!
  傳送陣上的陣紋全部亮了。
  冷一航抱起已昏厥過去的冷月宮主,快速踏入其中,隨著光紋化去,二人消失了。
  “區區小型傳送陣,不過傳送數万里而已,以為憑此就能逃出本尊的手掌心?這小子的秘法著實可怕,也不知是從何處獲得,竟以靈聖巔峰的實力就破開了本尊的威壓,這定然是無上秘法,若是本尊獲得併修煉,自身能耐至少增強三成以上……”
  大人物盯著陣法所在之處,雙目越來越炙熱,以他的見識,如何看不出這秘法的珍貴和強大。
  靈聖巔峰的實力揮動就有如此威力了,若是神道境界呢?
  縱使不能斬殺同境界的大人物,也能打得對方觸手不及,此等無上秘法,必須得拿到手……
  咻……
  大人物破碎虛空。
  虛空裂開,冷一航抱著冷月宮主掠出,由於傳送太過急迫,帶來的衝擊力是何等龐然,將二人震飛了出去,巨大的震擊,令他肢體破裂,手中的冷月宮主拋飛而出。
  “玥馨……”
  冷一航咬牙飛掠而下,趕緊將冷月宮主抱住,二人雙雙墜地,巨大的衝擊力,令他傷上加傷,不過見到懷裡的冷月宮主後,卻是暗暗鬆了一口氣,忽然臉色再度一變。
  此刻的冷月宮主,生息正在漸漸消退,並且已經變得微弱無比,隨時都可能會斷絕,顯然,方才的大人物威壓,加上傳送的衝擊力,導致了冷月宮主的情況變得更加糟糕了。
  “玥馨……玥馨……”冷一航意識到,必須得盡快將冷月宮主送到安全地方,不然這一路顛簸,絕對會讓她徹底喪命,四處遙望了一下,赫然發現自己被傳送到了源邊城一萬里外了。
  源邊城,乃是天劍派的城池,如今被天劍派大人物追殺,前往此地,豈不是自投羅網,可最近的城距離此地有百萬里左右,起碼要耗時半個月才能到達,看了一眼懷裡的冷月宮主,冷一航微微閉上雙眼,然後再度睜開,目光透出了絕然之色。
  “玥馨,堅持住,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死……哪怕源邊城乃是龍潭虎穴,我們也要闖一闖。”
  冷一航抱起了冷月宮主,朝著源邊城飛掠,一滴滴的鮮血從他所過之處落下,落在地上,濺起了一朵朵的冰花,在這些冰花之中,瀰漫著絲絲驚人氣息,冰寒如劍,竟緩緩透入了大地萬丈之下,而在這一絲氣息之中,竟有著微弱無比的蓋世之威。
  “堅持住……一定要堅持住,我們就快到源邊城了……”冷一航堅忍著,距離源邊城只有三千里了。
  陡然!
  虛空劇烈晃動,無邊的恐怖氣息湧現,瞬息就禁錮了方圓千里區域。
  冷一航神色劇變。
  “真以為傳送出去,就能逃出本尊的手掌心?”
  一道人影顯化而出,宛若神祇般俯視著冷一航,恐怖絕倫的威壓隨時都可能會落下。
  以冷月宮主的情況,絕不能再承受一次威壓了,不然定會香消玉損。
  “將你方才施展出的無上秘法交出來,本尊給你們二人一個痛快的死法。”大人物沉聲說道。
  “無上秘法……劍之秘法……”冷一航當即明白為何大人物沒有直接下殺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