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新茶外卖

“宗主要修復的是法器?這倒是不難,只需要添補一些材料,掌控一下煉製的火候就行了。”九焰笑道。
  “嗯,你看看此物吧。”上海從中取出了一個古樸卻已碎裂的圓盤,雖然只有巴掌大小,但上方卻吞吐著恐怖的大道韻律,而在圓盤上,密佈著蘊含玄妙之威的紋路。
  在圓盤取出的剎那,九焰的笑容驀地一僵,目光直直的盯著那個圓盤,先是驚愕和震驚,然後眼神慢慢變得火熱起來,就連自身都禁不住顫抖不斷,難以自製。
  “道器……這是道器……”
  九焰驚叫道,整個人都要跳起來了,雖是副煉師最頂尖的宗師,但他所見過的最好的法器也不過是半道器而已,而且還只能遠遠觀望,卻無機會近近觀摩,這對他來說,乃是畢生遺憾之一。
  卻沒想到,半道器沒有機會近看,反而能夠如此近的看到一件真正的道器。
  許久!
  九焰才壓制住內心的激動,上下掃視了一眼道器圓盤,不由一怔,指著上方的缺口道:“它怎麼被損壞的?”眼中滿是痛惜之色,這件道器竟然被打碎了,而且還破了一個大缺口。
  “我打碎的。”
  “你打碎的啊……”
  九焰隨口應了一句,可忽然感到不對勁了,驚愕交加的看著上海,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,“宗主,真是您打碎的?”
  “嗯!”
  “嘶……”
  九焰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  原本知道上海強得離譜,卻沒想到會強到這般程度,連道器都能打碎,那這位年輕宗主的實力該有多可怕,他不由暗暗慶幸,當初因為他人羞辱,從而選擇咬牙加入昊天聖宗。
  幸虧加入了,不然以後肯定會後悔。
  震驚歸震驚,九焰很快就將心思放在了策神颱上,仔細的研究著,不時發出嘖嘖和驚嘆聲。
  其實之前上海也傳音給炎炫過,並將策神颱的破損情況傳達了過去,豈知這傢伙只是回了一句,讓他去給九焰看看,若是九焰一成修復的把握的話,那麼二人聯手修復的機率至少能夠達到三成左右。
  “如何?九焰道友可有把握修復此物?”上海不由問道。這件破碎的策神颱乃是他順手撈來的,如今他還有要事去辦,若是此物能夠修復的話,將會是一件殺手鐧。
  “宗主,在下只修復過天器,從未修復過天器以上的重器,實在沒多少把握啊……”
  九焰無奈道:“而且此物已經破碎,之前的大道韻律也消損了不少,要修復此物,你應該找炎炫大師才對。”
  “是他讓我來找你的。”
  “炎炫大師讓您來找我……”
  九焰一怔,旋即似乎想起了什麼,無奈笑道:“既然是炎炫大師讓您來找我的話,那應該是想知道我有多少成控制火候的把握了,大約有兩成吧,畢竟我從未煉製過道器……”
  說是如此說,九焰卻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,哪怕只是參與一次修復道器,對他來說也是畢生難得的機會,達到他這等程度,副煉師這一塊可以說是最頂尖的了。
  若要突破的話,光是煉製一般的法器是沒用的,必須得煉製更高的半道器和道器,才能讓他有所領悟。
  “兩成?”
  上海有些訝然,沒想到會是兩成的機會,那按照炎炫所說的,如果九焰是兩成的話,那修復策神颱的機率,至少能夠達到四成左右了,這已經是不低的概率了。
  隨後!
  炎炫趕了過來,二人針對策神颱討論了許久,最終得出了徹底修復這件道器的時間。
  “需要三十年?”上海愕然道。
  “林大哥,這修復的可是道器,而不是一般的法器,而且還是在你帶回所有碎片的前提下,再加上有九焰道友的控火能力相助,以及我近日煉器能力恢復了不少。不然,就算你將這些碎片交給金器世家,要將此物徹底恢復過來,起碼要千年時間,並且還要花費諸多的珍貴材料。”炎炫說道。
  難怪金器世家沒有執意拿回此物的碎片了,刀皇城秘庫被掏空,兩位尊王殞落,一件道器損毀,本就讓金器世家元氣大傷,若再尋回此物,耗費諸多珍貴材料煉製千年以上的時間,對金器世家來說,耗費太大了。
  “沒有辦法提前麼?”上海不由問道。
  “有!除非你願意將庫內所有寶物熔煉進去,用以培育這件道器。不過,就算有這些寶物輔助,最多只能減少數年時間而已,除非你能尋到源自遠古時代的珍貴材料,就有可能在數年內完成。”炎炫說道。
  源自遠古時代的珍貴材料……
  上海不由暗自苦笑,這遠古時代的珍貴材料,豈是這麼容易獲得的。
  大荒世界從遠古時代開始,就經歷了妖聖時代、萬古歲月和如今這個時代,已經跨越了整整三個時代了,而這些時代中,修煉者是何其多,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珍貴材料,早就被搜刮得一干二淨了。
  就算大荒世界一些隱蔽之地還有,但那些地方無一不是凶險至極之地,踏入將會九死一生。
  “到哪去找遠古時代的珍貴材料呢……”上海皺眉心道。
  這策神颱之威,他是親身感受過的,以金器世家的器體施展出來,連太古天魔軀都難以抵禦,差點被策死,若是此物能夠徹底修復的話,對於他即將前往的南荒之行,將會多出一項底牌。
  可是等上三十年,這太過漫長了,上海擔心會有諸多變故。
  而且!
  玄天聖主時日無多,能活幾年還是未知數,沒有了聖主震懾,三大聖地會輕易放過自己?就算三大聖地願意既往不咎,金器世家也絕不會輕易罷休,必然是不死不休的結果。
  所以,上海不能等,他必須得前往南荒一趟,天罡神訣的兩個玉簡必須得弄到手才行。
  “對了,有一處地方擁有著遠古時代的珍貴材料……”
  上海心念一動,想起了千象山脈,那裡乃是遠古時代的環境,或許有珍貴材料也說不定,而在那裡還有著一座太古初生之地,裡面的諸多大道本源,這些可都是極為罕見的驚世奇物,保不定什麼時候會被人發現。
  隨後!
  上海找來火烈尊者,交代了一些事宜後,準備離去。同時也在走之前,去看望了一下枯髮長老等人。
  枯髮長老等人如今已達到了靈聖巔峰,距離天道境界只有一線之差。
  整個五行族都在刻苦修煉著,就連碧月嵐二女都常年閉關,這二女確實拼命,幾乎是無時無刻不在修煉,經過數年的修煉,她們已經達到了靈聖境界,雖然不是很高,但已經算是不錯的了。
  至於昔日的同伴青依依等人,也達到了靈聖中境以上,或許是因為上海的刺激遠古,他們都在拼命閉關修煉,極少外出,原本上海還打算與他們見一面,敘一敘,見到眾人如此刻苦,也就沒前去打擾。
  源邊城!
  距離天墓城大約千萬里左右,極境之地傳送距離最遠的傳送陣,只能到達此地。
  相比起天墓城,這源邊城也是一座大型都城,不過這座都城卻不是由諸多勢力執掌的,而是由九大派之首的天劍派執掌,昔年的九大派如今已經更替了不少,天劍派則是近年來強勢崛起的門派。
  呲……
  傳送陣波光流轉,四個人出現在了源邊城內。
  過往的修煉者見到這四人,無不面露驚色,因為在四人之中,有著一個身高達五丈的巨人,任何一位修煉者,哪怕是高達兩丈者,也不過才到此人的大腿部位而已。
  這四人不是別人,正是上海等人。
  除去他自己外,跟來的還有獸王,原本是打算讓獸王待在昊天聖宗內的,豈知他不願意,一副要跟著的模樣。
  雖然獸王不說,但上海猜測,可能是玄天聖主要求的。
  畢竟!
  獸王乃是玄天聖主親傳的弟子,並且早已公佈於整個東荒了,只要認識者都不會輕易來招惹。
  至於饕餮兩兄妹,則也是跟出來的,二人在得知只是上海提供給他們靈藥後,自然不會再留在宗內,肯定是緊步跟隨,當然,其中很大原因是給他們看的那些靈藥已經收回了天罡戒內。
  一行四人信步在源邊城內,上海也在享受著難得的閒暇,從此地趕往千橡山脈,若是靠自己飛掠的話,起碼得一個月時間,而在此地有前往天墓城的傳送陣,不過由於傳送晶石緊缺,三天才能傳送一次。
  自然!
  上海四人等三天后的傳送。
  反正還有三天時間,所以倒也不急,上海也打算趁此鬆弛一下多日來緊繃的神經。
  這些年來,他幾乎無時無刻不在修煉,也無時無刻不遇到凶險,雖然早已習慣了,但心神長時間緊繃,對於自身修煉卻會有所影響,張弛有度,才是最佳的修煉之道。
  行走在街道上,上海收起了所有靈識和感知,邊走邊看著過往行人和修煉者,從他們身上體味每個人所具有的人生,修煉並不止是提升威能而已,心境也有修煉,不然實力越高,心境不穩就越容易出差池。
  數年沒這麼清閒過了,上海難得放鬆一回,除去觀察眾生相外,他還饒有興趣的看著此地的一些手工及風俗等,仔細一看,倒還頗為有趣,讓他的心情不由一陣大松。
  “那邊,大哥快去那邊……”饕依興奮不已,不斷的指向周邊的一些小玩物,顯然這是女子的心性,對於從未見過之物都頗為感興趣,特別是那些亮閃閃,頗為漂亮之物。
  無奈搖頭,上海帶著獸王跟了上去。
  就在一行四人剛拐到另一條街道,原本他們所在的位置,一名披頭散發的銀髮男子快步走過,他的步伐有些倉促和不穩,而在他走過之處,滴下了一片片的鮮血,這些鮮血落在地上,當即被凍成冰塊。
  這名男子順著街道盡頭加速走去,瞬息就消失了,隨後三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出現在原地。
  “是他的血……”
  “冷月宮的叛逆,竟還敢混入我們源邊城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  “別小瞧此人,雖然他只有靈聖巔峰的實力,但此人不知獲得了什麼際遇,以靈聖巔峰實力,就滅殺了十餘位天道境界的高人,還有一位天道巔峰的不慎死在他手上。”
  “說不定他身上有重寶……”
  “別讓他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