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拉爱上海同城对对碰手机版

“一百位大人物都比不上這兩兄妹?”火烈尊者盯著饕餮二兄妹看了半天,始終沒能看出二人有何奇特之處,天道巔峰的修為,威能氣息極為普通,沒有任何逆天人物的跡象。
  其實!
  火烈尊者會有這種想法並不奇怪,饕餮二兄妹昔年在冥日派的時候,表現出來的強大吞食靈藥的能力,就已經被各大超級勢力,以及昔日的冥日派重點關注了。
  畢竟!
  擁有如此強大的吞食能力,二人定然不凡,再加上乃是冥日派的派主從險地撿到的,這二人應該會有些特殊能力才對。
  可是!
  關注了二十餘年,各大超級實力和冥日派漸漸失望了,這兩兄妹除了會吃外,無論是修為還是實力,都極為的平凡無奇,甚至都有大人物檢查過二人,除去兄長的身軀壯碩外,二人無論是血脈還是根骨,都與普通修煉者沒什麼兩樣。
  再加上兩兄妹一直沒有特殊的表現,各大超級勢力慢慢的放棄了對二人的關注。
  “嗯!”上海微微頷首。
  “宗主,你真確定要收下他們二人?”火烈尊者不甘心的問道。
  一年三千株九品以上的靈藥啊,就這樣投入到這兩個無底洞中,這簡直太讓他感到心痛了。
  “我心意已決,此事無需多說了。”上海擺了擺手。
  “好吧,那就按宗主的意思辦。”火烈尊者無奈道。
  “火烈尊者,等他們達到神道境界,你就會明白了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神道境界……”火烈尊者怔了一下,旋即微微點頭,既然上海都這麼說了,他還能說什麼。
  饕餮二兄妹……
  上海遙望著二人,其實他心中也有些許不大確定,是否這二人會是那種強大的特殊體質,昔年的時候,他在極境之地內看過一部極為破舊的典籍,那是從遠古流傳下來的,估計只有獨本了。
  上方乃是一位遠古強者在大荒世界的遊歷見聞,由於典籍破損極為厲害,上方記錄之事有些不大清晰,上海也只能勉強辨認一些而已,而在那個典籍中,曾介紹過這位遠古強者見到的幾種特殊體質的修煉者。
  其中就有類似饕餮二兄妹這種的,以諸多靈藥為食,前期不突顯任何能力,與普通的修煉者沒什麼區別,但在突破到某一個境界後,卻變得極為的逆天,不但實力超絕,而且還具有可怕的神通。
  如果這饕餮二兄妹是那種特殊的體質的話,二人一旦成長起來,將會遠遠超越同境界強者,成為逆天層次以上的人物也說不定。
  當然!
  也可能不是,因為二人已經達到了天道巔峰的實力了,卻沒有絲毫的變化,而在那部典籍上記錄的類似體質擁有者,達到天道巔峰後,都已經顯化出了一些微末的神通能力。
  “行!我們昊天聖宗願意收你們,不過你們既然加入了我們昊天聖宗,就得守我們宗內的規矩。”火烈尊者沉聲說道。
  “是!”
  饕餮兩兄妹欣喜不已,神情上滿是激動之色。
  不落古殿防護罩一開啟,兩兄妹當即飛落進來,趕緊向火烈尊者拱手行禮,“饕烈,饕依見過宗主。”
  “這位才是我們的宗主。”
  “這位是宗主?”
  饕餮兩兄妹愕然的看著上海,原本以為火烈尊者才是宗主,畢竟在場之人他的修為最高,可卻沒想到會是眼前如此年輕的人物。
  “歡迎兩位加入昊天聖宗。”上海笑了笑道。
  隨後!
  上海與這兩兄妹聊了片刻,才從中得知,二人是聽聞三大聖地將極境之地割給了昊天聖宗,當即以為這乃是剛興起的超級勢力,所以二人就來碰碰運氣,而在此之前,兩兄妹都在外顛簸流離,找尋各種靈藥。
  雖然二人實力不算弱,但九品靈藥豈是那麼容易獲得的,找尋了多年,也不過才湊了幾百株而已,還不夠一人服食。
  “你們真沒有一點特殊能耐?”上海盯著二人,從交談中他敏銳的感覺到這二人的心性還頗為單純,可能是因為常年在深山中四處找尋靈藥的緣故,而以二人的實力,說高不高,說低不低,還能活到現在,沒有一點保命的能耐,實在說不過去。
  當即!
  饕餮兩兄妹沒有再吭聲了。
  “既然你們加入了我昊天聖宗,那本宗就得了解你們的一切,本宗不會讓不明不白之人進入昊天聖宗內,而且我們宗內也不養一些閒雜之人。你們所需的靈藥,本宗會不間斷提供給你們,但是你們能給我什麼?”
  上海沉聲說道:“若是你們不願說,本宗也不勉強,只能送兩位離開昊天聖宗了。”
  聽到這一席話,饕餮兩兄妹頓時為難了起來,神色滿是猶豫,顯然他們也不想錯過如此絕佳的機會。
  唰……
  上海隨手一甩,只見大批的高階靈藥舖落在地上,這些靈藥遍布周邊千丈範圍,足以堆成小山了。
  看到如此多的高階靈藥,饕餮兩兄妹頓時瞪大的雙眼,嘴巴張得大大的,眼神更是透出了炙熱之色,雖然他們也見過如此多的靈藥,但那是當年在冥日派的秘庫內。
  這些靈藥是上海從金器世家的刀皇城秘庫所獲,當時沒來得及交給火烈尊者放入庫內,其實這只是他在秘庫內所獲的一小部分靈藥而已,在天罡戒內還有更多的靈藥和寶物存在。
  要知道!
  金器世家可不止是自身積累,他們還經營各種法器和丹藥,其餘修煉者要購買,就必須得付出大量的修煉資源,而這些資源除去金器世家自己消耗外,多餘的都存在秘庫內。
  存儲了萬年以上的秘庫,所擁有的寶物和靈藥是何其多,正是因為這秘庫的價值太大,金器世家才派出兩位尊王前來守護,原本以金器世家的聲威,是無人敢來動秘庫的,卻哪知陰差陽錯,被上海將秘庫給掏空了。
  以上海所擁有的高階靈藥的量,別說培養饕餮兩兄妹數十年,哪怕是上百年都沒問題,但是誰能保住,這兩兄妹若真的突破後,有了能耐,是否會脫離出昊天聖宗?
  “這只是我們昊天聖宗很小一部分的靈藥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宗主!我兄妹二人若是真心加入,需要做什麼?”饕依問道。雖然她身形嬌小無比,如同七八歲小女孩,但卻早已活了六十餘年了,在年齡上自然是不小多少。
  “不需要做什麼,只需要向本宗立下誓言便可。”
  “發誓……”
  饕餮兩兄妹猶豫了一下,對視了一眼,微微頷首,不過是發個誓而已,對他們來說無傷大雅。
  “我饕日(饕依)在此立誓,若昊天聖宗宗主能夠實現承諾,我們願意一世效忠昊天聖宗,效忠宗主,至死不渝……”饕餮兩兄妹紛紛立下誓言。
  就在誓言落下的那一刻,上海體內湧現出了熟悉的莫名的力量,這是遠古契約的力量,當初紫狐說不能過多使用,會對自身帶來不必要的影響,但具體的量是多少,很難界定。
  不過,上海能夠感覺得到,隨著自身實力提升,遠古契約對自己的影響限度會越來越小。
  陡然!
  兩道半成形的印記打入了兩兄妹額頭內,二人渾身一顫,先是一陣愕然,旋即眼神慢慢的恢復了原樣。
  遠古契約成形了,不過與奴僕契約有些區別,因為這是不完整的,二人並沒有發誓成為上海的奴僕,但這並不妨礙契約的影響,雖然比起奴僕契約的影響要弱一些,但這些影響是日積月累的,這兩兄妹的忠心將會在日後越來越高。
  在契約成形的剎那,上海當即利用聯繫在二人識海中檢查了一番,旋即臉上浮現出一抹喜色和吃驚。
  “吞天體質,果然是吞天體質……這饕日果然具有與古籍記載的一樣,已經顯露出一些能耐了,能夠吞吸虛空,並將之煉化於體,在關鍵時刻將這煉化的虛空打出,能夠防禦比自身高一個境界的強者的全力一擊,連尊者的全力一擊都防禦過……這體質果然不一般。”上海心道。
  而饕餮兩兄妹中的妹妹饕依,更是讓上海吃驚,也是特殊體質,不過卻是從未聽聞過的納地體質,而且她的能耐還未顯化出來。
  “這兩兄妹提過只要將他們培養到神道境界,他們就可以還以更大的回報,莫非神道境界是這二人特殊體質的界限,若是如此的話,只要他們達到神道境界,就能發揮出這兩種體質的可怕之處了……”
  上海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太古天魔軀,聽紫狐隱隱提過,似乎也是達到神道境界後,才能發揮出這副古體的玄妙之處。
  驀然間!
  他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。
  那就是自身擁有太古天魔軀,突破到神道境界,將會引來極為可怕的災劫,有很大可能會殞落,既然自己都有這般可怕的災劫了,那饕餮兩兄妹,豈不是也會有這等可怕的災劫存在?
  若是如此的話,那就相當麻煩了。
  哪怕是昔日遭遇的兩層災劫再度出現,上海也沒有多大把握能夠再次渡過,更別說更大的災劫了。
  縱使這兩兄妹的災劫弱一些,但他們能否靠著自己渡過還是個未知數,上海就擔心二人無法跨過,最終落個殞落的結局。
  “算了!這些事還是以後再說吧。”上海拋開了念頭,隨後將饕餮兩兄妹交給了火烈尊者,而他則朝著煉器室走去。
  唪……
  洶湧的地心真火不斷從煉器室內瀰漫而出,只見九焰正帶著十餘名年輕的五行族人在煉製法器,此刻的他神色有些嚴謹,不時的來回走動,同時指點著某一位族人煉製的手法,忙得不亦樂乎。
  “九焰道友,此地如何?”上海不由走上前問道。
  “不錯,非常不錯,我很喜歡這裡……”九焰頭也不抬回了一句,忽然感覺到了什麼,趕緊抬起頭,見是上海,不由大喜過望,“林前輩……不……宗主,您回來了?”
  “嗯!宗內待得還習慣吧?”上海笑道。
  “哈哈……此地非常好,諸位道友對我都很好,而且還有如此多的傳承弟子……”九焰樂得哈哈大笑,這裡豈止是不錯,簡直就是太好了,以前他並未被人重視,如今在這裡,不但給予他一個內長老的身份,而且還有諸多靈藥和材料供他取捨,除此之外,還有這麼多優秀的傳承弟子。
  現在,就算趕他走,他也不會走了。
  “對了,九焰道友,我有一樣東西,麻煩你看看能不能修復。”上海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