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族宝贝自荐

在上海返回不落古殿的途中,東荒三大聖地竟齊齊發出聲明,撤銷對上海的追殺,並將極境之地劃於昊天聖宗,此宗可在極境之地內選拔弟子,其餘勢力不得乾涉。
  這一聲明發出,頓時震動了整個東荒。
  不了解情況者,皆都感到驚詫莫名,先是聲明追殺上海,現在又撤回追殺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  這不等於是三大聖地自己打自己的臉麼?擺出這等烏龍事件,恐怕三大聖地的聲望會因此而降低不少。
  而昊天聖宗?
  又是什麼宗派?很多修煉者聽都沒聽說過,難道是新建的?三大聖地竟然聯合聲明,將極境之地劃分於這個宗派,原本不大關注此事的修煉者,也對昊天聖宗有所耳聞了。
  在得知此事後,上海也頗有些吃驚。
  原本聽聞玄天聖主所幫自己處理一些雜事,他已經猜測到了,但卻沒想到會逼得東荒三大聖地不顧顏面,撤銷對自己的追剿,還將極境之地劃歸給了昊天聖宗。
  三大聖地也有聖主,莫非玄天聖主前去見過了,並且還達成了某種協議?上海估計很有可能,但是要讓對方鬆口鬆手,玄天聖主應該付出了不小的代價,心頭不免有些莫名感觸。
  不過這樣也好,昊天聖宗至少可以穩定發展了。
  至於玄天聖主幫的這個大忙,上海只能先記在心底。
  昊天聖宗!
  帶著獸王一同返回的上海,剛踏入不落古殿,就感受到了四股大人物的氣息,其中三股為尊者,一股為大人物巔峰,距離尊者也就只有一步之遙而已了,除去火烈尊者的氣息外,其餘三位的氣息相當陌生。
  “宗主回來了?”
  火烈尊者聲音傳來,顯然帶著驚喜之色,隨著話音一落,以火烈尊者為首,兩位尊者,一位大人物巔峰的老者飛掠而出,這三人穿著打扮頗為怪異,神色不苟言笑,顯得是性格較為孤僻之人。
  “這三位是?”上海不由問道。
  “宗主,這三位乃是在下的至交。這位名為封洛,這位乃是水幕,而此位為勾手。三位道友,這乃是本宗昊天聖宗的宗主。”火烈尊者相互介紹道。
  “諸位好!”上海拱手。
  “見過宗主!”
  三人微微頷首點頭,同時目光不住的打量著上海,臉上只有些許異色而已。顯然他們也聽聞過上海名聲,但卻沒具體接觸過,自然也不清楚,不過跟在上海身後的獸王,倒是引起了他們的注意。
  北漠大地之事,雖已經過了半個月了,但是裡面的具體內幕,只有少數大人物知曉而已,不過這些大人物回去之後,都被所在的超級勢力下令封口了,不得隨意外傳。
  以至於上海在北漠大地所做之事,並沒有流傳出去。
  那位大人物巔峰的老者一直盯著獸王,眉頭緊皺,越看越是迷惑,旋即他似乎想起了什麼,臉色陡然一變,神色間充滿了警惕,指向獸王道:“是你……”
  “勾手道友認識他?”火烈尊者不由問道。
  “獸王!他是獸王!”勾手顫聲道。
  “獸王……”
  其餘兩位尊者也不由為之色變,當即目露警惕。
  在東荒的大人物之間,獸王的名聲也是頗為響亮的,因為死在他手上的大人物就超過了十位,而且此人專門挑大人物來挑戰,被其擊敗者,要么被其奴役,要么被其滅殺。
  如果獸王是一位大人物的話,三人倒也沒這麼震驚,可偏偏他只是天道巔峰而已。
  而且!
  不久之前,勾手等人還聽聞過,有一位尊者被獸王奴役了,這等驚聞,更讓人心顫,天道巔峰的實力,就奴役尊者,若是讓其突破到大人物境界的話,就算是尊王見到他,還不得繞道走。
  可以說,在東荒之中,獸王乃是大人物的剋星。
  獸王飛帝咧了咧嘴,露出一顆尖細的犬牙,看得勾手三人心中一沉,當即凝聚威能,以防獸王動手。
  氣氛,霎時變得怪異起來。
  獸王飛帝身上浮現出了一絲獸性,顯然是打算動手了,此人兇性極高,而且偏愛戰鬥,光是在路上,他就跟上海打了好幾次了,但每次都被壓制住,一路憋悶無比,現在終於有對手了,他如何不想一戰。
  “獸王,這些都是我的客人。”上海一步跨出,擋在獸王飛帝前面。
  “哼!”
  獸王飛帝不悅的哼了一聲,但卻還是朝後退了一步。
  這一舉動雖然細微,但落在勾手等人眼中,卻是極不尋常,他們也聽聞過獸王飛帝的一些傳聞,此人桀驁不馴,遇到尊王就避,若是尊者遇到他的話,肯定會大打一場,以此人兇性,基本上尊者最後都只能選擇退避。
  如此人物,竟被上海駕馭住了。
  而能夠駕馭獸王飛帝,那就得先擊敗此人,獸王飛帝的實力和資質已經足夠逆天的了,竟還有人在其之上。
  莫非!
  玄天聖主在上海身後撐腰一事,並非是空穴來風?
  當即!
  勾手等人望向上海的目光,多了一些意味與不同,原本傲然的模樣,也收斂了不少。
  這一切,火烈看在眼中,心底倒是頗為欣喜,原本他還擔心上海鎮不住這三人,畢竟,身為一宗之主,若是沒有足夠的能耐震住下方強者的話,就很難有大威望。
  “宗主!我這三位道友有意加入我們昊天聖宗。”火烈尊者說道。
  “可以,不過得從外事長老安排做起。”上海說道。
  外事長老……
  勾手三人一怔,旋即面露不悅,以他們的能耐,在任何一處宗派,都是一位內長老,哪怕不執掌大權,也會有不小的優待,原本他們三人認為,自己等人加入昊天聖宗,應該會受到極大的器重,卻沒想到只是給予一個外事長老的地位而已。
  “火烈道友,昊天聖宗看來不適合我,我先告辭了。”勾手當即拱手,轉身離去。
  兩位尊者脾氣還好一些,不過也顯然萌生了退意。
  陡然!
  一陣如同雷爆的聲音傳來。
  “聽聞昊天聖宗招募強者,我與妹妹前來,不知可願收我二人?”只見殿外站著一名高達五丈的巨人,此人渾身佈滿濃密的黑色捲毛,雙臂粗厚無比,如同一隻遠古的荒獸金鋼巨獸。
  而在巨人肩膀上,坐著一個乖巧的小女孩,年齡看起來不過五六歲,但是身段卻是如同十七八歲左右,雙手抱著一個大鼓,二人實力只有天道巔峰而已。
  “你們能做什麼?”
  “我們什麼都能做,不過我們有個要求,每年提供三千株九品以上的靈藥於我們。”小女孩開口說道,聲音稚嫩,但卻無比動聽。
  “三千株九品以上的靈藥……”火烈尊者臉色徹底變了,宗內的存貨也不過才幾萬株而已,就算是招募一位大人物,一年也不過提供三百株九品以上的靈藥就足夠了。
  這二人才不過天道巔峰,就這般獅子大開口,光靠存貨,兩人幾年就能撈光了。
  “你們是饕餮兩兄妹?”獸王目光掃視著二人,通紅的雙眼閃爍著洶湧的戰意。
  饕餮兩兄妹……
  聽聞到這句話,火烈尊者等人臉色再度一變。
  “宗主!如果他們是饕餮二兄妹的話,這二人絕不能收。”火烈尊者說道。
  “為何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宗主有所不知,這二人之所以出名,是因為二人將昔年的九大派之一的冥日派給吃窮,才導致冥日派一蹶不振的。”
  “冥日派被二人吃窮了?”上海訝然了。
  “沒錯!昔年冥日派的派主曾在一處險地中發現一對嬰孩,見二人資質超絕,就將他們帶回派中,可誰知這兩兄妹極為能吃,開始只是吃一些低階靈藥,以冥日派的底蘊,倒還無所謂,豈知他們越吃,靈藥品級就越高,若不是冥日派主心慈,他們早就被趕走了。”
  火烈尊者接著說道:“在這兩兄妹吃到天道境界後,冥日派見二人食量越來越大,當即準備驅逐二人,可誰知他們竟偷偷跑到秘庫內,將所有靈藥吃得一干二淨。冥日派主不捨殺他們,便將他們放走了。”
  “之後呢?”上海好奇道。
  “之後他們兩兄妹在東荒各個宗派流連,開始還有一些宗派收留他們,但後來發現他們實在太能吃了,就將他們趕走了。”
  “此二人有何能力?”
  “能力?我倒是不知,讓我問問他們。”火烈尊者朗聲問道:“你們二人可有何能力?”
  “能力?”
  “沒有!不過只要我們達到神道境界,就會擁有很強的能力,屆時可以幫你們。只要昊天聖宗能夠將我們培養到神道境界,我們願意為昊天聖宗出生入死。”小女孩朗聲說道。
  “一派胡言,你這句話應該騙過不少宗派了吧?”火烈尊者怒道。
  “沒有……”
  小女孩忙搖著頭,眼中含淚,“我們沒騙過任何人,真的,只要達到神道境界,我們就可以擁有能力了。”
  “真的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嗯!”小女孩微微點頭。
  “宗主,這二人在東荒行騙手段極多,莫信他們二人。三千株九品以上的靈藥,而且還只是一年的,若他們停留個數百年,哪怕是聖地都被他們給吃空。”火烈尊者勸說道。
  上海遙望著二人,沉思片刻後,道:“火烈尊者,將他們收下,三千株九品以上的靈藥,由我個人負責,無需用宗內存留之物。”
  “這……”火烈尊者原本打算勸說,可見上海意已訣,也就沒多說了。
  其餘兩位尊者心底連連搖頭,這位昊天聖宗的宗主還是太年輕了,饕餮兩兄妹說幾句話就相信了,還花費三千株九品以上的靈藥一年來招募二人,這樣多的修煉資源,完全可以招募數百位的天道巔峰高人了。
  “火烈道友,我先告辭了。”
  “告辭!”
  “二位道友……”
  火烈打算勸阻,二人卻已經離去了,他不由面露無奈,好不容易遊說這三人來加入昊天聖宗,哪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,兩位尊者和一位大人物巔峰沒招到,反而招來了兩個吃貨,而且還是天道巔峰的。
  “火烈尊者,你是否覺得不值?”上海目光投向了火烈。
  “屬下不敢……”火烈微微低頭。
  “別說三位大人物,哪怕來一百位,都比不上這兩兄妹。”上海一語驚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