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最高档的SPA

“上海,你隨我來,我有話與你說。”玄天聖主說道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微微點頭。
  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之下,漫天生機席捲,二人消失在了眼前。
  片刻後。
  二人來到了一處虛無的空間深處,四周幽暗無光,寬達千里的虛空風暴瀰漫著霸道絕倫的力量,縱使是尊王來此,也會被這虛空風暴給滅殺,除去聖主之外,無人能夠在這空間中存活下來。
  浩瀚的生機將一道虛空風暴撐開了,相比起外面的肆虐,裡面顯得無比平靜。
  玄天聖主一言不發,緩步踏入裡面。
  上海頗有些迷惑,因為他感覺到玄天聖主的神色有些凝重,這讓他感到了些許不妥。
  陡然!
  跨入最中心處的玄天聖主身軀劇烈晃動起來,背部上浮現出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痕,像是要徹底碎裂了一樣,而瀰漫的蓋世氣息也變得起伏不定,隨時都可能會消失。
  比起之前的情況,此刻顯得更為糟糕。
  “聖主……”上海大驚道。
  “無妨!”
  玄天聖主擺了擺手,緩緩轉過頭,不止是後背,他的臉部和身軀都出現了大量的裂痕。
  “原本我在中了毒皇的至毒之時,本就該死了,豈知數十萬年的積累,讓我獲得了重生機緣,可惜被那從魔土中走出的邪靈發現,此人擁有劍之聖主的大半傳承,欲要斬我生機,但最終被我打傷離去。”
  “他為何要傷你?”上海訝然道。
  “為了我的萬物大道根源。”
  “萬物大道?”
  “嗯!由木屬大道而生,凌駕於天地大道之間,乃是世間最為神秘莫測的大道,也就只有將木屬大道領悟到極致,才能衍生出萬物大道。”玄天聖主說道:“可惜我只領悟了些許,只能重生一次,若是能夠再領悟多一些,或許就能夠進行二次重生。”
  “還能二次重生……”上海渾身一震。
  “這就是萬物大道之妙,雖立於天地之間,但卻已隱隱超脫天地。”
  玄天聖主笑了笑道:“雖然你資質一般,但是你悟性超絕,比起我都不弱分毫,若是領悟單一的木屬大道,只要不殞落,有生之年化出萬物大道也不是什麼難事,只是你現在走的是雙屬大道,而且還是罕見的雷炎大道,至於能走到哪一步,我無法預估。”
  “不過!雷炎大道自遠古之後,乃是一項禁忌大道,會伴隨著諸多劫難而生,它的威力很強,但也會讓你陷入諸多危機之中,這就是有得有失。關鍵是,如今大荒世界已無修煉雷炎大道者,光靠你一人修煉,很難將之修到極致。若是有機會,你可前往中荒一趟,在萬古歲月時期,那裡曾有過一位將雷炎大道修煉到極致的前輩高人,你可藉鑑他之路來走。”玄天聖主說道。
  “嗯!”上海點頭應聲。
  “我之所以尋你來,是因為我時日無多,能活多久,我也無法確定。所以我打算暫住一個月,傳授萬物大道與你,然後幫你處理一些雜事,一個月後我就會離去,或許打算前往中荒一趟。”
  玄天聖主交代道:“雖然我以聖主之威能夠震懾東荒三大聖地一時半會,但這些聖地底蘊極強,在那三位尊王身上,我感受到了一些聖主的氣息,可能這三大聖地都有聖主存在,只不過他們不想露面而已,所以,你切莫要小心。”
  還有聖主存在……
  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  若不是玄天聖主告知,他還真無法察覺到,沒想到三大聖地竟會有聖主坐鎮。不過想想也不意外了,三大聖地在東荒霸絕一方萬年以上,沒有聖主坐鎮,早就被取代了。
  對於玄天聖主的告誡,上海謹記在心中。
  這時!
  玄天聖主伸出手,只見那柄邪異神矛被攝了過去,漫天血海晃動,竟在抵禦著磅礴的生機,不過隨著萬物大道展現,邪異神矛被壓制了下來,雖然它能滅殺至高聖主,但也得看執掌在誰手中。
  失去執掌的神器,光憑本身是無法滅殺聖主層次的人物的。
  只見,玄天聖主在邪異神矛上抹了一下,一道道代表著蒼生萬物的符印打入了其中。
  “此柄邪異神矛被邪族祭煉太久,我也難以消除它的邪性,所以還需你前往中荒的無源之地一趟,尋得那神物將之抹除,此物來歷非凡,若能執掌此物,你也多一些保命之本。”
  玄天聖主緩緩說道:“這邪異神矛被你執掌過一次,潛在邪性已被激出,我已用萬物大道鎮壓,你頂多只能再執掌一次,切莫過多執掌,不然會被邪性侵入心智,成為邪人。”
  “嗯!”上海應聲。
  咻!
  邪異神矛射回,打入了他的胸膛內,再度被封存起來。
  就算玄天聖主不提,上海也感覺到邪異神矛在執掌之後有了些許變化,直覺早已告知他,此物不能再執掌,不然將萬劫不復,如今有玄天聖主封印邪性,還能執掌一次,那此物不到萬不得已,他是不會再動用。
  “你身上秘密諸多,連我都看不透。”玄天聖主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  “聖主,你可知荒古神靈之魂?”
  上海猶豫了片刻,不由問道。當時與神秘女尊者交涉之際,此女用靈識攝入過自己的識海,引發了自身魂魄的反應,當時她驚呼自身魂魄為荒古神靈之魂,還問自己是不是荒古神族後裔。
  無論是荒古神靈之魂,還是荒古神族後裔,他都是第一次聽聞,很可能與自己的身世有關,搜查了一遍天罡戒內的玉簡,始終沒有一絲訊息,他只能暗暗留意下來,如今遇到玄天聖主,正好看看是否能夠解開自己的疑惑。
  畢竟!
  玄天聖主是從萬古時代存活下來之人,見識應該不淺。
  “荒古神靈之魂?”玄天聖主眉頭微皺,旋即搖頭道:“我也不知,雖然我存活數十萬年,但基本都被封閉在此地,昔年也不過尊王層次,對於神靈之說的秘辛卻是不清楚。”
  見玄天聖主也不知,上海不由有些遺憾。
  “不過!關於神靈之說,在中荒流傳極多,據說在遠古的中荒內,曾有神靈出現過。”
  “那荒古神族呢?”
  “荒古神族……”玄天聖主露出一絲訝然,不由問道:“你從何處知曉他們的存在的?”
  “一個神秘的女尊者告知的。”
  “原來如此,那此位女尊者可能是來自中荒。關於荒古神族,我也聽聞過一些,中荒就有他們的踪跡,據說他們自稱是遠古神靈的後裔,在中荒擁有著不弱的勢力,具體如何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不過,我一個月後會前往中荒,屆時會替你打聽一番。”
  “多謝聖主!”
  “無需如此客套,行了,時間無多,我先傳你萬物大道根源,雖然你不願當我親傳弟子,但我也會將此根源傳於你。不過你別以為擁有此根源,就能掌控萬物大道,這只是一個踏入此道的機會而已,今後能不能領悟萬物大道,只能看你個人造化了。”玄天聖主緩緩說道。
  “嗯!”
  呲……
  浩瀚無窮的生機湧現,交織成一片碧綠,一顆種子從玄天聖主手上凝化而出,如同他當時重生之際一樣,只不過這顆種子處於沉寂狀態,隨手一揮,此物緩緩的落入了上海的腹中。
  勃發的生機隨之湧入,慢慢的浸潤著那一顆種子。
  霎時!
  上海有種置身於世間所有草木中的感覺,每一株草木都蘊含著微弱的生機,雖然它們很弱,但是它們全部聚集起來後,匯集成的生機,是極為恐怖的,甚至有可能殞滅整個大荒世界……
  這就是萬物的力量。
  也是萬物大道之初延續的力量,比起他所見的任何大道,也就只有蒼穹大道能夠與之相提並論而已。
  半個月後!
  上海出現在了北漠大地,跟著他一起出現的還有獸王。
  “你打算一直跟著我?”
  “師尊交代,若我能贏過你,就將萬物大道傳授於我。”獸王冷冷的說道。之前二人曾交過手,他的獸性力量確實很可怕,但是卻遭遇到了唯一克制他的上海。
  體魄!
  憑著強橫的體魄,上海抵禦住了獸性力量侵蝕,並以一招之差,徹底震敗了獸王。
  不得不說,獸王實力很強,就連上海要擊敗他,都得施展出除去修羅魔性外的全部底牌,才將之擊敗。顯然,獸王不大甘心,也不願就此離去,一路跟在上海身後。
  這時!
  兩道尊王氣息浮現。
  只見金魔尊王和海龍尊王二人撕裂虛空出現在上海面前。
  “大哥!海龍尊王。”上海拱手道。
  “林小友客氣了。”
  海龍尊王笑了笑,雖然上海不過天道巔峰的實力,但潛力無比驚人,這等能耐,若是他日突破,絕對會凌駕於他。
  “兄弟,這半個月來聆聽聖主傳道,應該收穫不小吧?”金魔尊王笑呵呵的問道。
  “嗯!還好。”
  “對了!大哥此番過來,是要向你告辭。”金魔尊王說道。
  “告辭?大哥要去何處?”上海不僅問道。
  “打算前往中荒一趟,還有一些舊事未了。”金魔尊王嘆了一口氣,“順便看看能否碰碰機緣,找到踏入聖主之境的機會。”
  這一次北漠大地之行,金魔尊王感觸極深。
  雖然身為尊王,但金魔尊王一向獨行慣了,對於聖主,也只是聽過一些傳聞罷了,曾經雖來過一次北漠大地,但卻是無緣會見聖主,此番卻見到了聖主這等蓋世人物之戰,讓他體會到了尊王與聖主之間的差距有多大。
  “兄弟,要不要與大哥一起去中荒闖蕩一番?”金魔尊王不由問道。
  “我過段時間再去,如今還有一些事要處理。”
  上海擺手說道,其實他也想去,只是萬罡殿的那兩個玉簡還沒弄到手,而且中荒競爭極強,那裡的強者實力更可怕,在沒有十足準備之前,冒然前去只是送死罷了。
  中荒是必須去的,但是得先處理完一些事情才行。
  “行,若是你到了中荒,可聯繫大哥,此乃仙音石,可千萬里傳音,我這有一對,你拿一個去,屆時到了中荒便於聯繫。”金魔尊王取出了一顆仙音石,遞了過去。
  稍後!
  二人閒聊了片刻,金魔尊王返身就離去了。
  修行一途漫漫,二人只是短暫分別罷了,所以上海沒有太多不捨,以金魔尊王的能耐,只要不遇到太大的危險,基本上很難會殞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