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 VIVI验证

神峰大殿區域,大地震顫。
  從高空往下望去,衝出的荒血鬼獸如同奔襲的兇猛狂流,聲勢滔天,驚天的殺意令人悚然色變。
  在這席捲的狂流中,上海宛若阻斷洪流的堅石,硬生生的截斷成兩截,凝聚的血煞不斷激增,隨著不斷積蓄,他的雙瞳漸漸的變成了血色,散發出懾人心魄的光芒,周身不知不覺已被濃郁的血氣環繞。
  強猛無比的血氣混合著驚天殺意,匯聚成了一柄鮮紅色的修羅血刃,宛若欲滴的鮮血。
  九萬道血煞凝聚其中。
  悍不畏死的荒血鬼獸狂流,突然放慢了下來,它們似乎感受到了這柄修羅血刃的可怕,這是一種本能,源自於它們誕生之初,這個世間極少有能夠克制它們之物。
  但是!
  眼前的這柄滾盪著濃郁血光的修羅血刃,卻是少數能夠克制它們之物,是它們天生的剋星。
  殺!
  上海雙瞳如血,開聲一喝。
  霎時!
  席捲的洪流頓時停滯下來。
  高高舉起的修羅血刃帶著毀天滅地之勢,從高空斬落而下,大地顫動,一條長長的紋路蔓延至千丈之外,所有荒血鬼獸身形一滯,緊接著紛紛嘭嘭崩滅,化為了漫天血霧飄散而出。
  瀰漫的血霧迅速朝著同一處地方匯集,一副堅實的身軀緩緩顯露而出,血紅的軀體,宛若從修羅殺場走出的修羅殺神,隨著最後一絲血霧吸納而入,上海的體內傳出嘭的一聲震響,彷彿有什麼東西脫胎而出似的。
  唪……
  一柄血刀!
  在修羅殺場而生,由萬千異血匯集而成,蘊含著絕世殺意。
  上海緩緩睜開雙眼,黝黑的瞳孔散射出鮮紅的異芒,森然的殺意彷若實質一般,直指人的心臟位置。
  “林大哥,你太厲害了……”
  炎炫喃喃道,眼中滿是崇拜之色,因為激動,小臉漲得通紅,稚嫩而還未完全成長起來的身軀,禁不住顫抖著。
  “你以後也會變得很強的。”上海微微一笑,拍了拍炎炫的肩膀。
  這是實話,如果炎炫能夠找回記憶,縱使自身實力依舊如此,以原本火聖祖的記憶,要恢復昔年之威,只需要一段時間的修煉而已,因為他早已悟通了境界,只需要積累足夠的威能就可以跨越了。
  “真的?我也會變得跟你一樣厲害?”炎炫畢竟是小孩子心性,一聽這句話,禁不住興奮起來。
  “嗯,肯定會比我厲害。”
  上海心情很好,轟殺瞭如此多的荒血鬼獸後,血煞達到了十萬之數,而修羅血刀也達到了小成的境界,而達到這個程度後,修羅血刀已經凝聚而成了,雖然他沒施展出來,但卻能感覺得到這修羅血刀的可怕。
  難怪昔年那位名為修羅的大人物,會以功法縱橫大荒世界,僅僅小成的修羅血刀就這般強大了,若是達到百萬血煞,縱使達不到斬神滅魔的地步,但也相差不遠了。
  只是!
  要達到百萬血煞卻是不易,以上海達到十萬血煞之後,今後每凝聚一道血煞,所需的異血已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了,現在荒血鬼獸的異血,已經無法滿足了,縱使殺上一萬隻,都未必能夠凝聚一條血煞。
  雖然荒血鬼獸乃是妖聖時代的妖族強者血氣所化,但經過這些年的沉積,蘊含的異血比起昔年要差不知多少倍,異血一旦離開妖族強者和荒獸軀體,就會逐漸消散。
  也就只有血域這種特殊的地方,才會保存下其中很少一部分的異血而已。
  血域內的荒血鬼獸已被殺絕,失去了血氣的滋養後,血域漸漸的淡化,大約一個時辰後,自行破開了。
  上海也沒浪費時間,帶著炎炫繼續搜刮神峰大殿。
  也不知道聖宗昔年發生了什麼事,除去傳承聖晶外,其餘之物都早已不知所踪。
  “或許是因為時代過於久遠,所以那些不甚貴重之物都早已化為烏有了,從妖聖時代至今,已不知多少萬年了,至少都有百萬年以上了,如此長的時間,就算是道器都會破滅。”上海喃喃道。
  不過,有傳承聖晶,上海倒也不虛此行,更何況還遭遇了荒血鬼獸,凝聚了十萬血煞,令修羅血刀達到了小成的境界。
  上海將所有神峰大殿試探過後,終於找到了神晶所在之處,可當踏入那座大殿之後,才發現神晶內的璀璨早已耗盡。
  無奈之下,上海決定前往下一個區域看看。
  與此同時,炎炫搜刮了所有神峰大殿,帶回了三十塊傳承聖晶,二人再度朝著下一處地方進發。
  一路走來,上海越發覺得詭異。
  偌大個聖宗內,沒有一具屍體遺留,也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,整個聖宗的強者就像是一夜之間消失了似的。
  更加古怪的是,一路上的道紋全都是道韻殞滅,但大道痕跡卻依舊存在,就像是有神靈出手,將大地的道紋道韻全部抹除了一樣,整個聖宗遺跡中的一切,令人完全看不透。
  聖宗是如何殞落的?
  上海越加好奇了,沒踏入此地之前,他這個想法雖有,但也沒這麼強烈,如今看到的越多,了解得越多,就越發覺謎團越是撲朔迷離,隱隱間有種感覺,昔年聖宗和妖族殞落,肯定發生了某些特殊的大事,若是能夠得知的話,將會徹底揭開妖聖時代的驚世之秘。
  不過,上海也沒去想太多,從妖聖時代至今,已經跨越了兩個時代了,很多真相早已遺失在歷史長河中,能不能找出聖宗殞落的原因,很難說得準。
  如同預想中的一樣,下一個是火族所在的區域,大殿宛若火山一般,頂部不斷噴出散發著可怕高溫的岩漿,不過對上海來說,這些溫度倒是不懼,而炎炫本身就是火聖祖,到了這一區域後,反而顯得更加活躍了。
  沒有任何遲疑,上海開始找尋存放神晶的火山大殿,而炎炫則是繼續到各個火山大殿內去搜刮傳承聖晶。
  很快!
  上海找到了存放神晶的火山大殿。
  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  上海眉頭一皺,火族的神晶與土族的一樣,裡面的璀璨都早已消失了,這已經是第二個了,他也沒繼續多想下去,接下來還有水族和金族的,至少還有兩塊神晶,只要其中有一塊能夠顯化出祖靈就足夠了。
  正當上海準備轉身的時候,忽然察覺到神晶所立的地面上有著兩個足印,當看到這兩個足印的瞬間,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,這兩個足印不是很大,與普通人差不多,但是這足印尖端卻有銳利的印痕,顯然不是人族的足印。
  僅僅兩個足印,若是放在外面,根本不會引起任何注意,但是這是火族的火山神殿,地面上佈滿了道紋,雖早已失去了道韻,但大道印痕依在,就連上海全力出手,都無法在上方遺留下哪怕一點痕跡。
  而且!
  如此密布的大道印痕下,縱使是大人物都未必能夠在這裡留下足印,竟有不知來歷者在此留下足印。
  僅僅只是看一眼,上海就感覺到這足印的沉厚和可怕,心口一陣沉悶,他趕緊移開了目光。
  “或許這是妖聖時代留下的,可能是妖族的蓋世人物進入此地,從而留下的足印也說不定。”上海暗自揣測。
  這時!
  外面傳來了一道慘烈的驚叫。
  “炎炫……”上海臉色驟然一變,迅速掠出大殿,順著聲音所在之處趕了過去。
  在一座火山大殿入口處,炎炫詭異的懸在一丈高處,雙手雙腳呈大字,並朝後扭去,整個身子已快不成形了,而在他的後方,一道酷似人影的漆黑的影子懸浮著。
  “是誰?”上海大喝。
  陡然!
  黑色人影微微抬起頭,一對水晶般的瞳孔,煥發出令人心顫的異芒,那是足以崩穿天地,殞滅一切的可怕兇芒,像是從大地底下爬出的死神,無論任何生靈與之對視,都會被瞬息殞滅。
  這是一種死亡的力量,任何生靈都無法抗拒。
  死亡的氣息撲鼻而來,上海感覺到自身的生機正被不斷抽離,與邪族不同,生機是被點滴吸收,而這黑色人影是直接剝奪,比起邪族更加可怕。
  僅僅一道目光,就剝奪生機,這已經不是人該擁有的力量了,那是屬於傳說中的神靈,亦或是仙才該有的力量……
  ……
  聖殿的密殿內!
  三位殿主相繼而來,一同前來的還有枯髮長老,以及木落等少數幾個人,這些人如今在聖殿中的地位僅次於殿主而已。
  “水憐殿主,你這麼急著找我們來,到底有什麼事?”火殿之主性格比較直率,剛踏入就直接開口詢問了。
  其餘兩位殿主和枯髮長老等人也望向水憐殿主。如今聖殿已步入正軌,每一日都有新的變化,他們都有事要做,如果沒有大事的話,一般是不會聚集在一起的。
  “恐怕要出大事了……”水憐殿主面露苦澀道。
  “大事?什麼大事?”眾人疑惑道。
  “尊下自從進入聖門後,至今未歸。”水憐殿主神情越加苦澀了。
  “什麼?”
  三位殿主和枯髮長老等人頓時神色劇變,身為聖殿的執掌者與高層,他們自然清楚聖門存在的意義,那是歷代殿主傳承之地,也是五行族的禁地之一,但凡踏入者,除去歷代殿主外,都必須得刻印聖文才能進入。
  而聖文是有時間限制的,最多三個時辰,少則一個時辰,一旦在聖文消逝之前還未離開,就會被永遠禁錮在禁地之中。
  “你是說,自從早上尊下踏入聖門後,就一直沒有回來?”枯髮長老沉著臉問道。
  “嗯!當時水憐在此地守候,但因有些事所以暫時離開……”水憐殿主愧疚道。
  “你離開了?”
  枯髮長老震怒道:“水憐殿主,你身為水殿之主,難道自身之事比起尊下還要重要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林長老,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現在先想想該如何找到尊下。”土殿之主勸道。
  “找?如何找?禁地一旦踏入,若是聖文消逝,就會徹底迷失在裡面,就算你們身為殿主,最多也只能待上一日,若不離開,一樣會迷失,歷代迷失在禁地中的殿主和強者還少麼?”枯髮長老臉色沉冷。
  “還有一個辦法。”水憐殿主開口說道。
  “什麼辦法?”
  “啟用五行聖魂,我願意以聖魂之形入裡面。”水憐殿主正色道。
  “你瘋了?”
  “啟用此術,是要付出代價的,甚至你會徹底喪失生命……”土殿之主說道:“要不,我們再想想其餘辦法?”
  “時間來不及了,耽擱越久。”水憐殿主說道。
  三位殿主遲疑了一下,對視了幾眼後,無奈應了下來,這確實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,枯髮長老等人自然沒有異議,只要能救回上海,他們不會在於太多東西。
  轟……
  一陣巨響傳來,整座聖殿劇烈晃動了起來,水憐殿主等人的臉色驟然一變。
  “不好!”
  “有強者在攻擊我們的聖殿。”
  “難道是九大派來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