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ZR

惋惜歸惋惜,但卻讓上海眼睛一亮,既然有一塊傳承聖晶,那就會有第二塊傳承聖晶,反正都已經來到了聖宗遺跡,不搜一搜就太可惜了,說不定還會有其餘至寶潛藏在某個大殿內。
  聖宗昔年可是統御半個大荒世界的蓋世勢力,雖然消逝了,但這遺跡保不住還會有好東西存在。
  “炎炫!等一下你進入這些大殿,找一找看有沒有剛剛那樣的晶塊,還有,如果有其餘特殊的東西,你也一併取出來。”
  “林大哥,這樣做會不會不大好……”炎炫有些猶豫的看著周邊。
  “你是擔心被主人發現?不用擔心,這些大殿早已沒有主人了,裡面的都是無主之物。”上海笑道。
  “這樣啊,好的。”
  炎炫點了點頭。
  在上海的指點下,僅有十歲的火聖祖,開始了人生第一次搜刮,不斷的走入一座接一座的神樹大殿。
  “林大哥,這裡面什麼都沒有。”
  “沒有?下一座。”
  “好嘞!”
  “林大哥,林大哥,你快看,我找到兩塊。”炎炫興奮的從一座神樹大殿捧出兩塊傳承聖晶。
  “不錯!我們繼續吧。”
  “嗯!”
  炎炫小臉紅撲撲的,神情頗為激動,這種搜刮太好玩了,特別是那種找了半天,終於發現寶貝的剎那,極為令人激動。
  一大一小,一邊行走一邊搜刮著神樹大殿。
  “林大哥,多少個了?”
  “二十三個,對了,你沒發現其他東西?”上海不由問道。一路行走過來,傳承聖晶倒是找到一些,但卻沒看到有其余東西存在。
  “沒有,幾乎所有大殿都是空蕩蕩的,唯一存留的就是這些晶石而已。”炎炫搖了搖頭。
  “嗯!我們走吧。”
  二人繼續前行。
  神樹大殿漸漸的變少了,遠處出現了一些特殊的大殿,這些大殿頗為奇特,通體就像是一座山峰,形態各異,但中間部位卻是天然鏤空,並已被建造成了大殿入口。
  這些山峰類型的大殿,第一眼望去,給人的感覺相當沉重,就連心神都有種被壓迫的感覺,位於山峰面前,縱使是上海,都禁不住有種渺小的感覺。
  這些神峰與大地相連,上方的天然道紋雖早已失去道韻,但卻給人一種與大地脈動同時跳動的異樣感,比起之前所見的神樹大殿都不差分毫,彷彿曾經是活物一樣。
  活著的神峰……
  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遙望著一座座神峰,不知為何他心底有些惴惴不安起來,眉頭不由皺了皺,這種直覺不是第一次出現了,以往每一次出現,都會有危險臨近。
  炎炫似乎沒有感覺,繼續邁步朝前走去。
  陡然!
  大地微微一動,只見一座座的神峰大殿四周出現了悉悉索索的異動,同時還有種詭異而令人心滯的聲音傳來,就像是有什麼用鋒利的爪子在心臟位置抓撓似的。
  神鋒的陰暗處,浮現出了一隻只幽深的瞳孔,蘊含著洞穿一切的魔邪,在看到的第一眼,彷彿魂魄都要被吸走。
  “炎炫,快回來……”上海喝道。
  “林大哥?”炎炫不解的轉過頭。
  驀然!
  神峰大殿齊齊顫動,一隻只頭上長著螺旋獨角,體型碩大的怪物漂浮而出,它們的雙臂奇大無比,渾身血紅,道道懾人的邪芒繞體而過,濃郁的血腥味撲鼻而來。
  彷彿大地底下的修羅血海完全傾倒出來一樣,恐怖無比的肅殺氣息如無盡的深淵,令人寒毛倒豎。
  “這是什麼怪物……”
  上海神色微變,他感受到這些怪物身上蘊含著磅礴的遠古荒獸的氣息,雖然僅有一絲,但已頗為驚人的了,而且能夠在聖宗遺跡中活下來的怪物,絕對不是一般之物。
  “荒血鬼獸……”炎炫瞳孔迅速一凝。
  “荒血鬼獸?”
  霎時!
  無邊的血氣鋪天蓋地襲來,一頭荒血鬼獸渾身邪芒湧動,撲了過來,可怕的肅殺之氣籠罩了前方。
  “炎炫,讓開!”
  上海沉聲大喝,當空一拳砸去,天魔九殞化作九道本體極威,迸發出強絕的力量,七千道紋橫布,交織出絲絲天地之威,赫然他是施展出了最強的一擊,因為對荒血鬼獸不了解,既然出手了,就要全力以赴。
  聖宗由於地域特殊,虛空堅韌無比,但還是被這一拳給晃了一下。
  荒血鬼獸當場被這強絕的一拳給轟成了碎片。
  “林大哥……好厲害啊……”炎炫瞪大了雙目,既震驚而又崇拜的看著這驚世的一拳。
  “它沒死……”上海神色更加凝重了。
  “沒死?”炎炫眨了眨眼睛。
  陡然!
  被轟碎的荒血鬼獸,只是眨眼間的時間,破碎的軀體忽然重新凝聚回來,與之前沒有任何區別。
  “真的沒死!”炎炫吃驚道。
  何止是沒死,上海方才感知全部聚集在荒血鬼獸身上,赫然發現這怪物竟沒心核之類的東西,整個身軀完全是由濃郁的血氣凝聚而成的。
  不死的怪物,他也不是第一見,昔日所見的邪族也屬於不死之體,但邪族好歹還有一處弱點所在,雖然難以找尋,但也不會像這等荒血鬼獸這般,完全是沒有弱點的。
  雖然這荒血鬼獸僅僅只有相當於靈聖境界的實力,但單單憑著殺不死這一點,就徹底立於不敗之地了。
  似乎是因為林這一拳的緣故,位於神峰大殿陰影處的荒血鬼獸怒吼著撲了上來,密密麻麻的荒血鬼獸不下於千隻,這些還是視野所及範圍內的,在後方還有無數影子在晃動,光是看一眼都能令人頭皮發麻。
  “走!”
  上海拉起炎炫,沿著原路掠去。
  聖宗遺跡內無法飛行,他只能催動威能和體魄之力,宛若流光般沖向了神樹大殿。
  嘭……
  大地渾然一震,漫天血氣沖天而起,宛若大地深處的可怕巨獸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,欲要吞噬一切。
  “禁陣?”
  “不是禁陣,是荒血自行凝成的血域。”炎炫忽然開口說道。
  他的神情肅然而鄭重,不復之前的乖巧模樣,顯然是短時間恢復一些火聖祖的記憶了。
  “荒血凝成的血域……”上海神色劇變。
  血域!
  在一些文獻上也有過記載,伏尸百萬,血流成河之處,便可化出一片血域,眼前的血域是何等的大,豈止一片,至少此地伏尸不止百萬了,而且死去的生靈越強,血域就越恐怖。
  血域內衍生出的生靈,極為可怕,因為伴隨著血域而生,可以說是幾乎不死的,縱使荒血鬼獸只有靈聖境界的實力,但在這一方血域中,它們是不滅不死的存在,就算是大人物落入此地,也會被磨死在其中。
  血域乃是絕殺之地,但凡誤入者,幾乎沒有活命的可能,而要破除血域,除非是大人物層次出手,否則難以破開,而另一個辦法,則是殺絕裡面衍生出的生靈,因為生靈與血域相鋪相成,二者相伴而生。
  嘶嘶……
  密密麻麻的荒血鬼獸湧出。
  天魔九殞!
  上海體魄一震,金黑色拳頭如驚雷般,直接貫穿而過,瞬間將十餘隻荒血鬼獸洞穿。
  可是,這一拳後,撲上來的荒血鬼獸越加繁多,再一拳砸出,橫掃了眼前的荒血鬼獸,但卻引來了更多,上海的臉色驟然發沉,這是個死局,荒血鬼獸殺之不死,而又無法走出血域,最終的結果則是被磨死在此地。
  “荒血鬼獸,乃是由妖族之血所化,諸多生靈中,妖族之血所化的鬼獸與血域最為可怕,昔年聖宗曾在此地斬殺妖族近百萬之眾,鮮血匯集成海,當時大地干枯,道紋殞滅……”炎炫聲音傳來。
  “妖族之血……”
  上海心頭猛地一震。
  妖聖時代的妖族,乃是荒獸後裔,所蘊含的血脈比起如今的妖族更為強盛,沒想到妖族竟有百萬之眾被聖宗斬殺於此地,並令此地鮮血橫流,伏尸百萬,歷經萬代後,終化成這一片可怕的血域。
  當年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  聖宗竟斬殺了百萬妖族?
  二者共同統御大荒世界,縱使有矛盾,也不至於做出這等令兩族徹底對立之事。
  “如果妖族之血匯集而成,或許我們能夠活得下去……”上海眼睛閃爍了一下,體內化出了一柄血刃,懸浮在他身側,右手猛地一劈,十丈血刃如斬天神刀,帶著無雙霸絕斬殺而過。
  呲……
  十餘隻荒血鬼獸被斬成了兩半,它們又再度重新聚合,不過血氣比起之前淡薄了不少。
  “我體內竟生出了三道新的血煞,果然有效……”
  上海一掃之前的陰霾,心中舒暢無比,甚至連望向荒血鬼獸的目光都有了明顯的不同。
  對別人來說,這一方血域是必殺的死局,但對上海來說,卻是一大寶地,蘊含著無數供他吸取的異血寶地。
  昔年的妖族百萬之眾被斬殺,所遺留下來的血液侵染大地,並化成血域,但它們本身的異血並未流逝,而是殘存在血域之中,成為其中的一部分。
  昔年的妖族乃是荒獸的嫡係後裔,體內所具有的異血是何等龐大,至少超過其餘血液的一半以上,這也就意味著,此地有著龐然的異血存在,至於有多少,無人能夠揣測。
  修羅血刀的血煞已達到一萬,但上海之前苦於沒有異血吸納,難以將其提升,威力不盡如人意,所以他很少使用和施展,如今有瞭如此多的異血吸納,他豈會放過。
  殺!
  上海目光精芒閃爍,渾身血煞沖天而起,宛若片片利刃揮動,一手提著炎炫,一手斬殺著荒血鬼獸,在上萬修羅血煞環繞之下,宛若從修羅地獄走出的無雙戰神,所過之處,荒血鬼獸紛紛被斬滅。
  雖然偶爾會被荒血鬼獸轟擊,但上海體魄強橫無比,只是受到了一些擦傷而已,並沒有過於理會。
  修羅血刀瘋狂運轉,上海不斷的捕殺荒血鬼獸,新生的血煞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暴漲,僅僅十幾個呼吸的時間,他體內的血煞就增長了近千道之多,如此的增長速度,已經是非常驚人的了,要知道修羅血煞越往上,所需的異血的量就越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