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WE

神樹大殿內。
  一名稚氣未脫的紅發男孩好奇的打量著四周,最吸引他的是那一塊巨大的菱形神晶,他快步走上前,伸手觸碰了一下。
  “林大哥,這是什麼?”紅發男孩轉過頭問道。
  “是一塊特殊的神石。”
  上海含糊的解釋了一下,神色古怪的打量著紅發男孩。
  眼前這個紅發男孩不是別人,正是火聖祖炎炫,應該說是火聖祖年幼時候的模樣,比起一般十歲的孩子還要顯得秀氣和稚嫩一些。
  至於為何炎炫會在這裡,還要從之前說起,回想起之前的驚險,上海依舊心有餘悸,九天玄魔吞噬了主體和副魂後,氣勢暴漲,幾乎就要掙脫出五行聖印,但在最後關頭,他發現炎炫還殘存著一絲意識。
  當即!
  上海讓炎炫奉自己為主。
  或許是求生的本能,又或許是因為上海是他甦醒後見到的第一個人,比較有親近感,所以選擇了答應。
  在應允的瞬間,主僕契約發生了作用,源自遠古的特殊力量,將炎炫的意識與九天玄魔分離了出來,由於可以控制炎炫,所以上海以對方的本體意識,壓制住了九天玄魔。
  只是!
  古怪的是,在炎炫恢復意識後,主僕印記竟黯淡了下來,無論上海如何嘗試,都無法再次控制,要知道,他是直接收炎炫為僕的,而不是通過原本的主僕印記來間接影響。
  如此奇怪的事,上海還是第一次遇到,以往無論是收服木達,還是血殺等人,都沒出現過這樣的情況。
  “難道是因為炎炫是火聖祖,本身實力比我強,以至於主僕印記沒有任何效果?那也不應該啊,昔日的岩隆王也比我實力強不少,可還是被我以主僕印記收服了……”上海皺眉思索。
  除了這一點頗為古怪外,還有另外一點更為古怪的地方,那就是炎炫本該以靈體的方式出現的,但卻能夠化出實在的身體,並且他並非是上海放出來的,而是自己走出五行聖印。
  最後一點古怪之處,則是炎炫的實力。
  上海很意外,身為火聖祖的炎炫,縱使已沒有了當初大人物般的強大實力,但也至少擁有天道境界高人的實力,但是眼前的炎炫卻只有靈師一境的實力而已。
  “莫非炎炫隨著意識恢復到十歲之時,實力也隨之下降到了那個程度了?”上海心中揣測。
  “林大哥!這裡是哪裡?好像有些熟悉。”
  炎炫的聲音響起,只見他已經跑到角落,這裡摸一摸,那裡碰一碰,充滿了好奇。
  “這裡很危險,別到處亂碰。”上海趕緊提醒。
  “哦!”
  炎炫老實的收回了手,不過古靈精怪的模樣,還有那一對咕嚕轉動的眼珠,顯然不是個老實的傢伙。
  “走吧,我們回去。”
  “回去?”
  “嗯!回聖殿。”
  “這裡不是聖殿嗎?”
  “呃……”
  經過多番解釋後,上海總算找了個理由敷衍住了炎炫,告訴他這裡是一片險地,因為方才封禁出了問題,所以兩人被傳送到這裡了,必須得盡快離開才行,不然會有危險。
  雖然這個理由很牽強,但對十歲,靈智尚未完全的孩子來說,已經足夠了。
  神樹大殿外,上海遙望著遠處,然後看了一眼身上的聖文,最多只能在這裡停留一刻鐘,就必須得沿著原路返回,可是他心頭疑惑尚未解開,就這樣離開太可惜了。
  既然聖宗的木族這裡有祖靈,那麼其餘四族之地必然也會有祖靈存在,如果能夠全部找到的話,上海估計應該能夠將所有疑惑開解了,只是時間太過緊迫,加上聖宗地域極大,一天兩天是不可能找得完的。
  “唉!只能下次再來了。”上海嘆了一口氣。
  “林大哥,你在嘆什麼氣?”炎炫好奇的問道。
  “有些事沒處理,算了,反正已經沒時間了,我們先回去吧。”
  “沒時間?林大哥,你是說你身上正在逐漸消失的紋路,代表著我們待在這裡的時間嗎?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就沒必要嘆氣了,這些紋路可以補充得上去的。”炎炫指了指聖文。
  “能補充?”上海吃驚道。
  “是啊!我就能補充,你看。”
  炎炫咧嘴一笑,然後走上前,僅僅跨出一步,他整個人的氣勢就徹底不同,原本質樸而純真的臉上,呈現出了強盛的威嚴,就像是一位鼎立天地的大人物似的。
  只見!
  手指在上海的肩膀上一點,原本即將消逝的聖文,竟止住了,而隨著這根手指的劃動,已如小拇指粗細的聖文,緩緩恢復了過來,一個呼吸之間,已恢復得如同當初那般。
  上海愕然的看著炎炫,只見這位昔日的火聖祖威嚴的神情迅速收斂,恢復了原本稚嫩而純真的模樣。
  “怎麼樣?我沒騙你吧?”炎炫咧嘴笑道。
  用心神感受了一下,上海察覺到,這新劃的聖文比起之前要強得多,消逝的速度比之前慢了近一倍,比起水憐殿主的還要強,最主要的是炎炫沒借助聖水來刻印,而且還沒有絲毫痛楚。
  炎炫竟然有這樣的能力,上海還真不知道。
  不過想想也是,炎炫乃是昔年的火聖祖,但凡聖祖都擔任過聖殿的殿主之位,有這樣的能力倒也不奇怪。
  “你還能不能增加?”
  “不能了,不過它若是消失,我還可以讓它恢復過來。”
  “能恢復多少次?”
  “不知道,好像可以恢復很多次,林大哥,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了,可以繼續辦你的事了。”炎炫開心的說道。
  “謝謝了。”
  上海點了點頭,有炎炫在,那就不用擔心聖文的消耗問題了,至於聖殿那邊,等回去了再說,如今先解決心中的疑惑,看看其余祖靈那邊能不能獲得一些小傳承,就算自己不能用,也可以傳給五行族人。
  “我們走!”
  “嗯!”
  二人一前一後。
  炎炫顯得極為興奮,圓潤的臉蛋上滿是潮紅,漆黑的雙瞳充滿了靈動,顯然不是個安分的傢伙。
  遇到一座神樹大殿,上海抓起了一根樹枝。
  炎炫也學著上前一抓,可卻發現樹枝極重,他不服氣的伸出雙手,使出全身力氣。
  “呀……嘿……”
  炎炫咬牙提力,漲得脖子通紅,可還是沒能提起,反而因為脫手,重重的坐在地上,“怎麼會這樣?我力氣可是有百鈞呢,怎麼會提不起這根樹枝?”
  “百鈞不夠,樹枝至少百萬鈞以上。”
  “百萬鈞……”
  炎炫瞪大了雙眼,震驚的看著上海,“林大哥,這樹枝真的有百萬鈞?你不是開玩笑的吧?”
  上海笑而不答。
  “哇……那林大哥,你能隨手抓起百萬鈞,難道大哥你不是靈師境界?而是靈聖境界的前輩?”炎炫眼睛閃爍著崇拜。
  “呃……前輩就不用了,你就喊大哥就行了。”
  上海頗有些尷尬,雖然自己是靈聖巔峰,但與炎炫真正的境界比起來,還差了整整兩個境界,被這樣一個怪胎喊大哥就已經夠無恥了,若還被喊前輩的話,一旦等炎炫恢復記憶和一切,恐怕就要丟人丟到家了。
  “好吧,就喊你大哥,嘿嘿,我竟然結識一位靈聖境界的大哥,太不可思議了。”炎炫滿臉激動和興奮。
  上海沒說什麼,隨手將樹枝丟了過去。
  唪……
  神樹大殿蕩起的凋零力量,再次將樹枝碾成粉碎。
  “大哥,你好厲害,竟將百萬鈞的樹枝給砸碎了,居然還沒將大殿給震倒,看來大哥你的境界遠比一般靈聖境界的前輩了。”炎炫笑嘻嘻。
  “不是我砸碎的,而是這座……嗯?人呢?”上海話剛說到一半,卻忽然發現失去了炎炫的身影,迅速掃視四周,這才發現那小子已經跑到了神樹大殿面前,臉色霎時一變,“不要去碰!”
  可是已經遲了,炎炫一腳踏入了神樹大殿中,並轉過頭迷惑的問道:“林大哥,你剛說什麼?”
  “你能進去?”上海訝異的看著炎炫。
  “是可以進去啊,難道不能進去麼?”炎炫反問道。
  上海沒有回答,而是盯著炎炫,眉頭微皺,他能感知到,那股凋零力量依在,但卻似乎特意避開這小子一樣,很顯然,炎炫擁有可以踏入這些被封閉的大殿的資格。
  或許,是因為炎炫本為火聖祖的身份,所以他可以踏入,又或者是因為他身體並非是真正的軀體……
  無論哪一種原因,對上海來說,炎炫能夠進入封閉的神樹大殿,顯然是好事。
  “炎炫,你進去看看裡面有什麼,能拿的東西都取出來。”
  “哦!”
  炎炫應聲,已經跳入了神樹大殿內了,大約半刻鐘後,他再度走了出來,捧著一顆拳頭大小的碧綠色晶體。
  “林大哥,你看。”炎炫將晶體遞了過去。
  “這是……”
  上海接了過來,仔細打量起來。
  這顆晶體通體渾圓,有著無數流光在旋繞,位於中心位置上,一個古老的符號緩緩旋轉,古樸而磅礴的大道奧義浮現而出,這時,一絲暖風從符號中湧出,迎面而來。
  上海恍惚間竟有種置身於春季,萬千花草綻放,碧綠幽然的感覺,心中頓時一驚,這古老的符號竟蘊含著天地之間的四季中的春季之勢,很顯然不是一般之物。
  是什麼呢?
  疑惑剛起,上海忽然感到手上的晶體熱了起來,那個古老的符號傳來了一種特殊的感覺,與體內的血脈相互呼應,彷彿有什麼東西需要他來繼承一樣,與此同時,識海中的五行聖印微微一震。
  嘭!
  晶體碎了,符號也隨之消失不見了。
  上海神色驟然一變,眼神透出震驚與喜色,還有莫名的惋惜。之所以震驚,是因為這晶體不是一般之物,而是傳承聖晶,裡面蘊含著聖宗的一種小傳承,在他接觸的瞬間,傳承聖晶與他體內的血脈呼應了。
  只是!
  由於五行聖印的緣由,這聖晶碎了,小傳承也隨之斷開了。一個傳承聖晶,就這麼碎了,上海自然惋惜。